沙巴进步党走入死胡同

国投民联,州投进步党?

自从沙巴进步党与民联在13届大选合作 “一对一” 对抗国阵的席位谈判告吹后,各方咸表失望,特别是众多期盼改朝换代的选民,无不被激怒而破口大骂杨德利及其追随者,太过自私自利,不以大局为重,大家都准 备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教训进步党,并把选票更加集中投给能够促成变天的民联候选人。

可能进步党觉察到此一情况不妙,于是乎在进退失据,彷徨失措中,匆忙喊出 “国投民联,州投进步党” 的口号。

以落水狗自居,哀兵上阵

进步党总秘书杨伟光针对与民联合作破局后发表文告声称,面对西马政党强势霸道威胁,进步党宁可作落水狗, 奋力迎战,也不愿背离维护沙巴自主权的宗旨。

其实,先要搞清楚的是,进步党与民联合作不成的主因是本身对席位分配狮子开大口,寸土不让,还是以维护沙巴自主权来作挡箭牌。说穿了,只是杨德利和其追随者 为了争取大选出线的机会罢了,岂能与维护沙巴自主权挂钩?把两码子不相干的事件,相提并论?不管怎样,一个投机取巧的政党,总是难逃众人悠悠之口,以及选 民以狐疑的眼光来看待的。故此, 大选来时, 预料进步党将会以 “维护沙巴自主权”, 作护身符,哀兵上阵。

杨德利正把进步党带入死胡同

众所周知,正如众多大马政党一样,进步党本质上也是一个“为选举而选举” 的政党,它的追随者全是一批政治投机者,与杨德利一样,没有什么坚定的信念,大家只求博出位,一旦中选,便可“一登龙门,身价百倍”,吊高来卖,用杨德利 的话说就是成为造王者。然而,随著进步党与民联谈判破局,杨德利等意欲入主沙巴州政府的美梦,也将功亏一篑,无法实现。相反的,杨德利正把进步党一步一步 地带入死胡同。

杨德利的政治论述

人们只要检视一下杨德利的政治论述,从 “夹食论”、“造王论” 、至目前曲不离口的 “沙巴本土主权论”, 实在看不出他有一丝一毫与民联合作对抗强敌国阵的诚意,不必再说过去两年来进步党攻击民联的炮火猛烈过国阵了。老实说,进步党只不过是想如孔明借东风那 样,借助民联所刮起之反风,跟搭一趟顺风车,乘机而起罢了。

事到如今,杨德利西阳镜被拆穿,被人看出其真正的意图,安华亲手关上大门,并提醒沙巴人慎防昔日高喊 “沙巴人的沙巴” 之政党。如此一来,进步党在两头不到岸的情况下,一时彷徨无主,仓促中只好喊出 “国投民联,州投进步党”的口号, 以求自保。

夹食论

何谓“夹食论”?杨得利认为进步党必须形成为第三股势力来执掌州政权,以便捍卫沙巴人民的权益。他还说沙巴的州政府无论是加入国阵或民联,都不会是真正的 “一起合作”, 最终都难逃 “一起夹食” 的关系。 具讽刺的是,杨德利个人的政治生涯中,大多数的时间是与国阵政权“一起合作,一起夹食”。

造王论

然则,又何谓“造王论”?杨德利认为国阵与民联,在西马势均力敌,难分轩轾,因此引发了13届大选变天的机会极大。 在此一形势下,沙巴将成为造王者。故此,沙巴人应善用此一千载难逢的良机,取回沙巴过往失去的东西,以及沙巴人应该享有的权益。民联若想入主布城,必有求 于进步党,所以吊高来卖,狮子开大口,要求分得三分之二席位上阵。可是,杨德利却低估了目前的政局走势与人民崛起的力量。

沙巴本土主权论

至于杨得利的 “沙巴本土主权论”,也只不过是旧曲新唱罢了。1985年时,他在团结党中曾与百林(Joseph Pairin Kitingan)等唱过 “沙巴人的沙巴” 这首经典歌曲,后来他加入国阵, 此曲便告绝响。故此, “沙巴本土主权” 这首陈年旧曲, 虽经改头换面,再也无法引起轰动的效果。

典当沙巴人利益者全是本土政党

杨得利认为只有本土政党才能维护沙巴人的主权,西 马来的政党全不可靠,也不可能维护沙巴人利益。可是翻开沙巴独立后的历史,真正典当沙巴人利益者全是本土政党,其中以杨德利、杰菲里(Geffrey Kitingan)及百林在团结党时高喊 “沙巴人的沙巴” 口号下,失去的权益最多。而今,杨德利与杰菲里,又出尔反尔,重弹老调,如何能令人信服?

如果说只有本土政党才能捍卫沙巴权益,那么沙巴选民要问,在巫统东渡前,沙巴不是由沙统(USNO)、人民党(BERJAYA)、团结党(PBS)治理吗?当年杰菲里、杨德利和进步党也有份参与其事,同流合污,狼狈为奸,请问沙巴人的利益去了那里?沙巴天然资源还在吗?

根据公正党江汉明律师所透露的资料显示,由2008年至今,全沙巴18个县属共有3万2352名原住民面对土著习俗地遭掠夺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此一统计数字,并未包括2008年以前的数字在内。请问:本土政党何时维护过这些本土公民的权益?

“机会之窗”,稍纵即逝

按照杨得利 “机会之窗” 的如意算盘,进步党在60个州议席中要占三分二, 即分得40席。国会25席中分得10席。一个在山打根三脚石(Batu Sapi)补选中遭胯下之辱,排坐末席者, 还不懂得汲取往昔教训,只有自取灭亡耳。遗憾的是,“机会之窗” 曾为进步党而开,只是稍纵即逝罢了。

深恐变天不成,选民会更集中把票投民联

本地一般人的看法是,三角战或多角战的结果,只有民联和国阵得益。进步党肯定兵败如山倒,一点也捞不到好处, 甚至可能以全军尽墨收场。既使杨得利本人上阵亚庇或里卡士选区,也将重演山打根三脚石补选戏码,大演滑铁卢,殆可预卜也。

说来原因很简单,民联与国阵都拥有基本的支持者,而进步党的支持者,充其量只能来自本身数量不多的党员。换言之,进步党失去大量民联支持者的选票,又得不到国阵支持者的选票,只能得到少数本身党员的选票,试问候选人如何能中选?全军覆灭都有可能。

其实,不一定党员就肯定会投票给自已人,马华号称百万党员又如何?早些时候,人们又担心国阵会渔翁得利或进步党会分散选票,随著民心思变,国阵各党选票不断流失,最大得益者极可能还是民联。因为期望改朝换代的选民,深恐变天不成,大家会更加集中把选票投给民联候选人。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沙巴进步党走入死胡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