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丁賢‧馬基維里的終結

“一旦國陣輸了大選,它是否會和平交出政權?"

一向以來,這個問題,彷彿是醫生動手術之後,在病人體內留下手術刀。

病人覺得不對勁,醫生又難以啟齒。

要取出來,得多動一次手術,不無風險;不取出來,難受之外,還要面對併發症。

這儼然是大馬政治的一個禁忌。

然而,終究要攤開來,照一照民主的陽光。

我和許多人,過去多次在各種場合辯論這個題目。

不瞞你說,多數人都認為“不會",而我是認為“會"的少數,或是唯一。

多數的辯者認為,國陣會盡一切的手段,包括非和平的行徑,來捍衛它的政權。

一位政治閱歷算是豐富的朋友振振有詞說,巫統的權力組織接近中國共產黨,甚至有過之無不及。中共是黨、政、軍的三合一,而巫統是黨、政、軍、警、經(濟)的五合一。

這種一層疊一層的權力交錯,使巫統不能失去權力,而也有能力通過非選舉手段,鞏固執政權。

這種觀點,是以馬基維里的權力理論為基礎,權力的需求高於一切,政治人物為了權力,可以不擇手段來達到目的。

這是一種可怕而危險的政治論述。

儘管許多人,尤其是從政者,搞不清楚馬基維里是一種意大利麵,還是一個意大利政治理論家;但是,馬基維里的基因,卻已經活潛伏在他們的價值系統。

我不是馬基維里的擁護者,從接觸政治理論開始,就很抗拒這種論述;如果大家都追隨馬基維里,那麼,今天的世界應該還停留在獨裁威權的時代,不會有盧騷、孟德斯鳩、彌爾頓帶領民主和自由思想的誕生。

而我總是相信民主的力量,以及選舉的功能。人民通過選舉的決定,是最後的決定;沒有其他力量,包括強勢權力,可以抗拒。

大馬的民主已經有一定的基礎,選舉制度雖然不完美,但經過半世紀的考驗,有一定的公信力,也是民主進程的基石。

任何一方要否定人民力量,肯定要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像是茉莉花事件的人民起義,強悍如埃及的穆巴拉克,突尼西亞的本阿里,也必須俯首。

更何況,大馬是一個對外開放的國家,經濟依賴對外貿易和外來投資;一旦否定選舉,將導致經濟上的重創;而對既得利益者而言,這是他們不能承受的打擊。

馬哈迪之後,馬基維里在大馬的傳人也應該告終。

大馬獨立超過半世紀,向來是文人政府掌權,沒有軍隊和武力介入,這種深厚傳統不容改變。

或許安華對民主缺乏信心,而引進了幾位退休軍方將領出任公正黨的候選人,實在是沒有必要。

隨著納吉的宣佈,疑惑獲得了解答,人民能夠在沒有壓力,不受威脅的情況下,憑自由意志來投票。

國陣做出了承諾,同樣的,民聯執政的州屬,如果發生政權更迭,也要確保和平轉移;特別是阻止狂熱分子的冒進和破壞。

雙方作出承諾,信守承諾,人民解開了這個心結,民主就跨進一步。(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