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丁賢‧民聯很熱,不平,又很擠

已經超過了一個星期,蔡銳明先生是全國最知名的失聯人物。

從3月18日,林吉祥宣佈要出戰振林山開始,記者就再也找不到蔡先生,他彷彿已在政壇蒸發。

他是公正黨的柔佛州主席,也是公正黨內職位最高的華人代表,而民聯將柔佛列為大選的前線州……,現在應該是蔡先生最忙的時候。

民聯如火如荼的在柔州各地造勢,不過,這位公正黨州主席不見蹤影。

當然,任何人若是蔡銳明,心裡肯定很難受。他想在振林山上陣,但是,這個議席卻給了林吉祥,而且還是他的頂頭上司安華宣佈。

他想回老巢峇吉里競選,行動黨告訴他:“門兒都沒有。"

即使黨內想替他找個不怎麼安全的位子,譬如昔加末,但是,行動黨說:“憑甚麼?"

蔡先生一旦被逼得走投無路,大有可能如外界所言,要退出公正黨;不過,他又能去哪兒?

連馬華都回不去了。

其實,我並不怎麼關心蔡先生的政治前途。有回遇見他,下意識的,我發覺自己竟然很難把他和民聯接合在一起;從他口中說出民聯的語言,如同用谷歌把英文翻譯成中文,很不搭調。

我感受更深的是,蔡先生的遭遇,也是安華和公正黨的寫照。

幾年來,公正黨積弱不振,被認為是“缺乏勝算的政黨",連友黨都看不起它;於是,落入只有它讓人,沒有人讓它的窘境。

而今天的安華,和2008年前後,差很大;少了當年的魄力,也失去不少魅力;5年時間,他何止老了5歲。

很久沒聽過他有新的論述,也沒有發表政治願景,即使在國會,也缺乏反對黨領袖應有的強勢表現。

畢竟是一種遺憾。不管人們喜不喜歡他,都不能忽視他曾經放射光芒,特別是他提出跨越族群政治的論述,對經濟改革作出建議,也提倡宗教包容的思維等等。

然而,這些光芒如同元旦的煙花,射得很高,照亮了天際,不過,瞬間就消失了。

原因多方面。一是他擔心馬來社會還跟不上這些思維,害怕和馬來社會脫節,而他最需要的是馬來人選票。

就在他猶疑和放慢步伐當兒,他的對手趕了上來,把他的光芒蓋下去了。

其次,他過去在政府的經歷,讓華人社會不怎麼信任他;而他的巫統背景,讓伊斯蘭黨支持者難以接受他;他的多元論述,又讓馬來民族主義者摒棄他。

第三,他受困於黨內的派系和人事鬥爭,失去方向。

公正黨是民聯最弱的一環,最容易成為攻擊的目標;而它又夾在行動黨和伊斯蘭黨的中間,不斷的被兩黨壓縮,空間愈來愈小。

美國作家佛里曼寫過一本書〈世界很熱,很平,又很擠〉,道出各國劇烈競爭下的局面。

用在這裡,可換成“民聯很熱,不平,又很擠";一旦公正黨在大選表現失色,就要面對被鯨吞蠶食的下場。

後果是,沒有了公正黨,又何來民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