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谁拖垮谁?

首相纳吉对解散国会举行大选机关算尽,尽管反对党嘲弄他犹豫不决失去了黄金时机,他仍然按兵不动。各方揣测大选从去年便喧嚣尘上,但都没有一次准。观察者认为,如果策略上是拖垮反对党的精力,那么,国阵也不断消耗资源。国阵财雄势大并不保证拖延是致胜之道,到底谁拖垮谁,始终还是选民一票定谁主江山。

 

2008年国阵受挫后,敦阿都拉在巫统保守派催逼下移权予纳吉。纳吉将在13届大选领军面对严峻考验,如果由民联进击得逞出现悬峙议席国会,即使稳住政权,也会在风雨飘摇中遭到党内逼宫而下台。

 

前首相敦马哈迪盘算,如果纳吉的战果不够丰硕,应该由副首相慕尤丁取而代之。慕尤丁为首的保守派一直被视为觊觎执政大权,假如纳吉未能获得亮丽的大选成绩,巫统鹰派将趁机策反,复制当年对敦阿都拉的逼宫。纳吉的开明派一旦被挤出舞台,许多受到赞许的政策也许会改弦易辙,前路就会出现诸多不确定的因素。

 

反过来说,如果民联执政,伊斯兰党的宗教政策将使到非穆斯林族群难有安乐的日子。行动党当前所推销的政治理念是以拿下政权为“大局”,撇下养虎为患的忧患意识。行动党自诩能够制衡伊斯兰党其实是自我催眠,即使全国23%的华人人口与行动党共进退,能进到哪里?能退到哪里?相信以林吉祥的政治智慧也拿不出捍卫华社权益的办法。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林吉祥嘲弄马华与巫统的主仆关系当家不当权,甚至比喻躲在巫统的纱笼底下苟活。如今,在民联的结构中,行动党多了一条纱笼,被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纱笼夹住。昔日对别人的嘲讽变成今日对自己的诽谤。

 

纳吉放眼要夺取三份之二多数议席,在民联势如破竹的情况下,充其量也只是激励性的信心喊话。如果能坂回308海啸的颓势,或许还能再做五年的安乐公。而如果顺利击败民联的攻势,也意味着民联从此欲振乏力,因为民联三党中的领袖如安华、聂阿兹、哈迪阿旺、卡巴星和林吉祥已步入垂暮之年,五年后,也许没有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再战江湖的气概。

 

在2008年大选前,前财政部长敦达因预测在野党将崛起并掌控多州政权,当时的论调朝野政党只是耳边风,直到果然灵验了,他的神算被视为与预测世界盃赛果奇准无比章鱼保罗并驾齐躯。敦达因这次预测,国阵仍能在反风险恶中保持政权。

 

不过,前提是国阵必须团结一致、推出乾诤的新面孔,并且淘汰权力中心在位太久的过时人物。针对肃贪、治安和教育问题,达因指出,国阵必须对此三大课题提出能够令国人感到满意的解决方案,绝不可文过饰非,在责任上刻意推搪,对重大课题支吾以对的一套,已不适合于这个时代。

 

达因对华社不满政府而倾向反对党发泄情绪提出告诫:“我们必须说服华人,不能把命运拿来当‘试验’。” 他说, 华人的心很难摸透, 即使明知道民联矛盾重重, 还是一往情深, 这已构成纳吉面对大选的严重障碍。

 

至於民联共主安华,达因凭藉经验认为安华倾向美国的步伐将对国家的经济造成危险和混乱。他举例,在亚洲货币风暴期间,美国基于一些不为人知理由袖手旁观,当时中国决定不让人民币贬值,日本低息贷款给大马50亿美元。“当时的日本财务省次官神原英资要求我,不要将此事告诉美国。”,达因深信安华若当权,将会以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为马首是瞻。言下之意,他对安华作为雪州经济顾问毫无表现,就不敢寄望他有能力处理国家经济。

 

达因2008年的预测精准让民联爽不自禁令国阵痛入心脾。五年后,对自认只差一箭之遥就入主布城的民联并没有给上上签的批示,难免有心理挫折。但这一切观察和分析毕竟是纸上谈兵。就以华社的反风翻腾而论,目前情绪化的态势也可能出现转变,华人既务实又现实,对竞选活动又会在两个阵营中重新评估,权衡轻重得失,最后一分钟又将以稳定和安宁为投票考量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201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