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金乡的英雄 – 黄金雄

这是一篇少有的感人的叙述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先生的文字。作者是来自劳勿一位年轻的妈妈。从小,她叫黄金雄为黄大叔。这位黄大叔扛起保卫家园的漫长道路,面对种种挫折,也曾经想过放弃,因为太累了。但是,幸好他还挺着。因为他的坚持,终于年轻一辈的看到了,惭愧了,也加入了保家园的行列。

今天,反山埃运动来到了最关键性的关头。得不到执政掌权的反应,唯有期待改朝换代的契机可以带来武吉公满新村的生路!

就是这一次,然后我们可以回家了!

=========================

《 在黄金乡的英雄 – 黄金雄 》

他不谙英文,没有打字机,不会用电脑,就老老实实地把反山埃采金的备忘录一字一字的抄写在学生用的A4纸张上。鼻梁驾着老花眼镜,布满青筋的手在微黄的灯光下默默爬格子,如小学生一样的专心整齐,就这样抄了十多份,千山万水的从村子到大城市呈上。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一个部门回应他,当然也没有老师在簿子上画上星星奖励他的手稿。

面对着政治人物的漠视,不善辞令的他总是气愤得无法辨得上口,他心里急着武吉公满的村民,痛心着政府的漠视,你怎么可以说山埃没有毒!你怎么可以!你你你你。。。。。。结结巴巴零零落落客家口音的中文却换来对方的蔑笑。这些雍容华贵,珠光宝气的议员部长被众星捧月的离开,孤清的会场里,他和村民被遗弃了。他恨着自己的实心眼。

后来山埃采金的事情闹开了,专家,政治人物,民运分子一个一群的涌入这个只有300多户的新村。大家要看,要听,要参观。烈日下,他领着人去敲村民的家门,看着大家揭开衣服,褪下裤子,展示着溃烂流脓的皮肤。镁光灯噼噼啪啪闪烁。他总是不语的别过头,涨红的眼球里汪起一圈泪,他说他只是因为他没睡好。敦厚的他不是一个很会掩护自己的人。他无法眼睁睁看着村民公式化的展览着自己的伤口。我们是人,被山埃侵蚀家园,身体,健康的人们啊!那溃烂皮肤下的,还是藏着一个人的心!

每次他总是带着希望的眼神目送他们离去,期盼那天这些人可以为武吉公满重新带来春天。他伫立着,像是一个等待归人的媳妇儿,痴痴地张望远方。

他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在芭场内干苦活儿的人。一听见有民运分子,专家还是什么的要来拜访村民,他总是赶紧把一身黄泥洗去,干净整齐的迎接。尊重,珍惜着每一个要来帮助的人。哪怕知识渺茫不可及的,他都去把握,因为他清楚明了,他的手一头握着到访的人,另一头握着的可是村民们的生命啊!

书,他真的念得不多。环保概论是什么,他也懵懂,他不是权威知识份子,可是他知道山埃采金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金矿排放出来的山埃毒气夹着繁重的资料和别扭生硬的化学名词,他一一吞下了肚子。

他变卖了家产,支付着层层叠叠的官司。花绿钞票换回来的只是告票。他积极参与各种民运活动,期望大众对于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事件衍出关心。个性低调不出众的他总是轻易被其他风采光芒掩盖。有多少人会从稻草里找到这颗需要擦拭的珍珠呢?

他可是一个真正拥有黄金心脏的反山埃委员会主席啊!在被誉为黄金乡的武吉公满,父亲赐了他黄金英雄的名字,可是他却悲痛地看着村民被折磨,完全没有享受到黄金般的对待!

那树丫发黄泛起了白斑,那叶子被酸雨蚀成破伞骨了,孩子们失去凝脂般的皮肤,大家行动缓慢不敢大口呼吸。明天呢?迎接武吉公满的早晨不是鸟语花香,大家只是心里暗自盘算着,不知道今天空气测验板上的空气指数如何呢?零污染仿佛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的眼睛开始发痛发红,他马上唤我离开。赶快回家吧!不然你皮肤痒了。他急着推我离开。临走,还塞了一袋糯米糍给我,他知道我忘不了这儿时最爱的家乡味。

可是,黄大叔

家不是在这里吗?

文字:伍娉芳妈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