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最红最红的字眼,,,,打错字 打错天文数字,, [不是我的错!]

最近,“打错字”无数次出现在新闻报道,这其实不是什么新鲜的词汇,却因为被槟州首席部长重新引用,而成了新兴词汇。在过去从政的20年里,我从来没有听过前任槟州首长已故敦林苍祐或是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明目张胆使用这样神奇的字眼来告诉公众,“这是打字员打错字所犯下的错误,不是我的错。”言下之意,现任槟州首长的意思是,“为什么要怪罪于我?这不是我的错,你们要怪就怪打字员,为什么要首长来负责?”

如果每次错误都只怪罪别人,特别是把责任推卸予那些不能挺身而出解释的弱势群体,那么奉行能干和问责制将是毫无意义的政治把戏。事实上,所有奉行议会民主制的国家,在行政制度上奉行议会负责制,领导者必须对属下所犯的失误或错误负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槟州首席部长应该要对“打错字”事件负责。

照理说,数目字对于槟州首长来讲应该不是什么新事物,大家可不要忘了,林首长是一名会计师。一般上,会计师都会对数字特别敏感。不信的话,可以随便问任何一个会计师,他们都会这样告诉你。我记得,曾经担任过槟岛市政局主席的拿督陈锦华,也是一名会计师,他一眼就能找出错误表列的数字。另外,精通于数学的前任首长许子根博士,也曾多次在审核职员制表的数字时,亲自纠正职员因打错字而犯下的错误,因为这些领袖都知道领导者的责任与有关错误可能带来的惨重后果,他们也知道必须证明自己是有能力和负责任的领袖。从过去的记录,当这些领袖发现自己的错误时,从来不会公开怪罪别人。既然他们是公众人物,他们就要有担当对错误负起责任。然而,不管是林苍祐或是许子根都不需要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过去的能力与表现,足以避免类似情况发生。

近几个星期以来,我们读到多则相关海底隧道和综合交通系统最终成本暴涨数十亿令吉的新闻报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这是实际工程的合约,那么,槟州人民将要在未来日子里承担起庞大的债务责任,没想到,不愿承认错误的槟首长却以“打错字”的答案来应对有关工程成本暴涨的问题。换句话说,槟首长宁可归咎于他人的错,而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试问,这样做是一名有能力和问责领袖应有的行为吗?

不要只会怪罪别人

根据槟州政府网站的数据,海底隧道的成本费是19亿5000万令吉、衔接敦林苍祐大道及新关仔角通道成本价6亿3000万令吉、衔接阿依淡及敦林苍祐大道通道成本价9亿2000万令吉、从丹绒武雅至直落巴巷道路工程成本价5亿8000万令吉。这4项工程加起来的成本价正好是40亿8000万令吉,但林冠英却强词夺理辩称40亿8000令吉费用不包括海底隧道成本,80亿令吉才是加入海底隧道的总成本价,最后,林首长更是声称那是“打错字”引起的误会。

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行动党第16届代表大会党选结束后的第19天后,行动党忽然宣布因为电脑软件EXCEL“算错票”,原本赢得304票而排名第39位的林冠英政治秘书再里尔最终以803票挤进“票选”中委名列。我们都知道,许多人和企业都在使用Excel软件制表计算数字。如果大型企业和政府通过Excel计算数字都没有出过问题,那么,怎么可能只有行动党在使用Excel时会出问题?当然,Excel将不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它是一个无法说话的电脑软件,因此,一切归咎于Excel的错,行动党领袖不须负责任。原来,行动党提倡的有能力和问责的意思是怪罪于他人!看来,当涉及到数目字的议题上,行动党可说是彻底失败,但是,这最多只容许发生在党内,当你在执政一个州属时,你绝对不可犯下这样的错误。

“有些错误是可以原谅的,有些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这是我们老师给予的教诲。“打错字”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但是,如果负责人愿意承认错误的话,它仍然是可以原谅的过失,而不是只会一味怪罪别人。

有能力和问责制的意思是,要负责,不要只会怪罪别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