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助民联入主布城 沙巴华人“非变不可”

416砂州州选,砂拉越行动党趁着强烈反风吹袭,取下12州议席,一些民联领袖也宣称民联要入主布城,东马砂沙两州将成为关键。为此,砂民联紧锣密鼓地备战国选,砂火箭成立达雅谘询理事会,作为深入内陆选区的第一步。

至于沙巴的政治局势又是怎样的局面?沙巴民间是否有反风?从沙巴远道来美里,主持砂行动党第16届党代大会的沙巴行动党宣传秘书陈泓缣,在匆忙行程中接受媒体采访,一边喝茶“吹水”,一边娓娓道来沙巴当前政局。

陈泓缣说,沙巴行动党的竞选口号是“拯救沙巴,拯救马来西亚”,该党的目标是至少要赢三分一议席,也意味着民联要在25个沙巴国会议席中,至少夺下8个议席,才能够协助全国改朝换代。

沙巴华人有反风

陈泓缣希望砂州的反风也能吹到沙巴,因为沙巴人民渴望良好施政,经济繁荣,也希望水电和基本设施都能获得改善。“沙巴华人肯定求变,而且非变不可,问题只是在于三角战或多角战会分散多少选票。”

他说,沙巴华人人口少过10巴仙,最大的种族不是卡达山族群,而是30巴仙的非法外劳。真正的华人国会选区不多,只有山打根和亚庇华人人口超过50巴仙,排第三的斗湖仅42巴仙。

“在沙巴存在的任何华基政党,都要披多元种族的外衣,不会只标榜纯华人政党,这是沙巴政治巧妙的地方。”

沙巴关于习俗地权益的投诉是全马最多,他相信受习俗地课题影响的土著也会有反风,尤其是非穆斯林土著只是会起到多高则难以估计。

他指出,沙巴是全马最穷的州属,沙民联也要面对国阵银弹攻势、非法移民选票等挑战。原住民虽对习俗地课题不满,但往往执政党透过选前承诺、号召民众聚餐和提升基建等,便能把他们安抚下来。

至于穆斯林土著,呼吁他们反国阵就更难,因此陈泓缣表示,沙巴火箭面对现实的战略考量,现时不会放眼夺下州政权,而是联同砂拉越拿下三分一国会议席,以在来届国选促成改朝换代。

他说,据最新民调显示,民联有望夺取西马半岛接近100余个国会选区,如果能与砂州联手,再加上沙巴夺下的议席,便可以促成变天。

闭关自守自取灭亡

对于宣布退出国阵、却不愿加入民联的进步党,陈泓缣表示,沙巴行动党的立场,是进步党必须加入民联,才能谈判。

“杨德利声称不愿加入的原因,是因为不要被外来政党、不要被另外一个国阵控制。但任何地方性政党,如果不进一步扩张影响力,只闭关自守保住基本盘,到最后的结果便是自取灭亡。”

他说,砂人联党在416州选时,一直强调不要让西马政党东渡,但是地方政党闭关自守都是在自取灭亡。

他提出看法,通过两线制才能维护沙巴和砂拉越的自主权,而不是盲目相信本土政党会捍卫本土权益。因为本土政党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容易招致腐败,也可能假借捍卫本土权益之名,捞取政治资本。

“要论本土性,我们不会比全国性政党更不本土”,或更会抛弃州的自主权,我们内部也有许多卡达山族党员。”

他说,砂州火箭至今才有达雅咨询理事会,但沙巴行动党员多元化早已不是一件新鲜事,州秘书便是卡达山裔。

行动党现任沙巴州主席为斯里丹绒州议员黄仕平。现任州秘书则是兽医埃德温博西医生(Dr Edwin Bosi)。而在18名州委会成员中,50%州委具有沙巴土著血统。就连黄仕平也具有沙巴土著证书。

他直言,本土政党将趋向没落,即使砂土保党若不求变也难以持久。政党要有发展,斗争就不宜太地方性,要扩充地盘,没有突破就难有进步。再者交通便利的情况下,也会削弱本土情结。

针对20条款,他表示沙巴行动党以至沙巴民联都是一致认同并力图恢复的。沙巴民联不会比本土政党更不“本土”,反而因为全国性政党的背景,更有争取重新落实/检讨20条款的条件。

沙政党多不胜数

沙巴政党多不胜数,陈泓缣列举在沙巴比较活跃的政党如下:

国阵——巫统、马华、国大党、民政、沙巴团结党(PBS)、自由民主党(LDP)、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以及民统(UPKO)。

民联——行动党,公正党,伊斯兰党。

独立政党——沙巴进步党(SAPP),诚意党(SETIA),沙巴人民阵线党(Parti Barisan Rakyat Sabah,由Bersekutu沙巴人联党解散重组而来)等等。

其中还有具政治野心的非政府组织婆罗洲团结阵线(United Borneo Front),由退出公正党的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 团结党主席百林的弟弟)所领导。其婆罗洲议程走得比杨德利的进步党更远。

巫统东渡 霸权体系让沙“听话”

陈泓缣认为,沙巴与砂拉越政坛有所不同,砂州被同一个领袖治理多年,但是在沙巴是从一个每九年换一次政府﹑不听中央使唤的州属,一直到第四任首相马哈迪掌政中期,想尽办法让沙巴听话。

整个沙巴政党体系改组后,就是以模仿西马半岛的巫统霸权体系来稳定。在1985年以前的沙巴,是最令联邦头痛的不听话州属。直到马哈迪采取铁腕手段,让巫统东渡沙巴,才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体系。

他说,现在沙巴的华基政党除了老字号的自由民主党,从半岛来的还有马华和民政。而国阵内部存在角力,如自由民主党跟沙巴首席部长慕沙阿曼不和,也是公开的事情。慕沙倾向拉拢团结党和民政作为稳固其政权的力量,自民党和团结党互讧,马华则置身事外。

虽然许多当地和州外媒体揣测自民党会否像进步党一样退出国阵,但他肯定自由民主党不会公开退出国阵。他揶揄,这只是两派巫统人马内斗的皮影戏,再者,自民党是“反慕沙”,而不是反对首相纳吉。

至于卡达山人政党方面,团结党已走向没落,以种植与原产业部长丹斯里柏纳东博为首的民统(UPKO),则比百林领导的团结党更敢为卡达山族发声。

“在04及08年的国选,从选票分析来看,卡达山族一直有反风,因为他们还很怀念94年的卡达山政权,他们想改变,但力量很散。”公正党在这些选区面对的问题,则是耕耘和进行宣导工作的地方太散,以致没有较突出有胜算的选区。

上演多角战正常

他说,砂州民联可能面对国民党打三角,但沙巴的问题更复杂,婆罗洲团结阵线,还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政党都会出来分杯羹,连再益依布拉欣的惠民党也要在沙巴插旗。一直以来沙巴选区上演多角战是正常的。

陈泓缣分析,为何沙巴政局会出现这种局势,是因为沙巴人对政党的认同不深,他们会随着政治领袖转换支持的政党。一些本土政党会随着领袖跳槽﹑退出,以致面对重组。

“这种特点产生很多很古怪的政治青蛙,巫统的强大致使许多前人民党﹑前沙统的政治领袖都跳过去当议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