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

农历新年前网络流传安华一段近20分钟的演说精华,网民在不同的段落找到错过的感动。2005年我在新闻前线,多次采访获释后复出政坛的安华,一直到308政治海啸狂袭以后。而近几年不管基于工作需要或凑热闹的兴致,总还能找到机会现场观赏安华的政治演说。将近几年的演说浓缩成不及20分钟的短片,那是高难度的挑战。疏漏,几乎是必然。
就我采访经验中,安华第一次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演说是2006年9月的人民公正党大会。其演说主轴是废除新经济政策,谈及一个中五毕业的华裔女生向他申诉考获9个A却受拒于本地大学门外的案例。身为穆斯林,安华自认无力为此政策辩护,除非用超越是非对错的种族主义论述。这段谈话放在当下恐怕略嫌不够“震撼”。但重点是背景,安华的演说须在巫青团长2005年举剑要胁让新经济政策还魂的脉络里解读,方能感受其中的意义。
308以后与一名公正党核心领袖聊起,原本话题是“安华独裁”-安华的立场就是党的立场。该领袖随之纠正,此话不实,接着举例安华意见遭否决的个案。最后他补充:安华唯一独裁的一次,就是其针对“新经济政策”的立场。当时党内主要领袖多认为风险太大,反经济政策在马来社会形同于政治自杀,安华却坚持己见。安华为此立场付出代价吗?后来出走的亲信依占(Ezam Mohd Nor),就以“出卖马来人权益”攻击安华。
“反新经济政策”主张在马来社会中是逆流而上,没掌握资讯管道的在野党其实并无太多条件这么做。后来,机会总算来了。2007年依约(Ijok)补选,公正党承受印裔社会的不满,推出马来候选人卡立依布拉欣(现任雪州大臣),以“前新经济政策推手”姿态,主打反新经济政策论战。依约战役之前,行动党刚在马接(Machap)补选中落败,马来票对巫统而言依然固若金汤。安华在街边演说时以极其卑微的姿态央求依约选民:整个国家如此腐败,难不成这么一丁点的改变也做不到?
现实,终究是残酷的。重量级候选人卡立以更大多数票败走依约,在野党军心无不动摇。当时巫统内虽掀起反阿都拉-凯里之风,惟不满阿都拉的情绪票不会投给宗教色彩强烈的伊斯兰党,更对主张“废新经济政策”的公正党有所戒备。精明者如安华,不可能没有想到如何吸纳不满阿都拉者选票的策略。有论者建议,成立一个以马来右翼为主的政党(类似46精神党),维持松散的合作关系,分散巫统选票,大选后再将之收编旗下。别忘了当时PERKASA的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曾有意与安华合作,助安华东山再起。
然而,历史没有这样发生。反之安华出狱后还在多个场合替当年公正党与人民党的合并背书,极力捍卫“左翼色彩”鲜明的恩师赛胡先。308前,争尸体、叛教、伊斯兰国都是敏感的宗教神经线。安华尝试以比较开明的方式论述,惟在乡区碰了一脸灰。输剩一国一州的公正党没多大谈判筹码,在宗教课题上处处受伊斯兰党牵制,杀出一条血路,知易行难。我记得圈子内流传一个笑话:安华如果这次(第12届大选)不能翻身,那他余生对马来西亚的贡献,恐怕就是转行当个不受选票要胁的“马来社会思想改造者”,推动思想革命。
308的一切都是后话了。对于一个一度以为自己这一生可能注定无法成为首相*的安华,在片末有一段自觉应该反过来感谢选民的谈话。2006年低潮的时候,安华曾在一场与非政府组织的交流会上说道:巫统用八年来污蔑他,马来主流媒体无一不是他负面的新闻。而他出狱以后却发现,人民还是愿意接近他、听他演说,丝毫不受媒体资讯影响。安华因此相信,选民并不笨–这是他斗争力量的来源。
把一些没有出现在短片中的谈话拼凑进来,只是要说明两件事。其一、虽说未掌权时说什么不重要,掌权后做什么才重要,然而,有些事,也不能不顾脉络光看掌权者做什么。一些莫名其妙的评论人,把纳吉评价为“历来最开明的首相”。然而,问题是:没有民联硬着头皮撑着的“Ketuanan Rakyat”,纳吉现在是“Ketuanan Melayu”,还是“一个马来西亚”?没有在野失势的安华硬闯马来社会禁忌,数落《新经济政策》弊端,会有后来的《新经济模式》吗?要不是人民前仆后继,顶住催泪弹上街示威,让《内安法令》散播恐惧功能失效,此恶法会有可能废除吗?
我们的社会有个病态,总以为“改变”是掌权者的恩赐,因此有人在春节把门开大大,希望掌权者进来送礼物、派糖果。《内安法令》废除后,有人迫不及待就将掌权者捧上天,赞颂纳吉把政治民主进程推进了10年、甚至是20年。当纳吉竖起食指高喊一个马来西亚,评论人则老泪纵横,不禁问道:纳吉变了,巫统变了吗?这些人眼中只有权力,在街上被打得东倒西歪的人民不过是分不清苹果与橙的乌合之众,任由“在野党”煽动与利用。
其二、有言道:没有背叛领袖的人民,只有背叛人民的领袖。此话合乎正常民主政治运作,即人民是老板。然而,如果选民一再融化在甜甜的大选糖果里、舆论领袖轻易被收编然后发表一些白里透红似是而非的纳吉是改革派论,我们很难促成更大的、结构上或制度上的改变。
我觉得有理想性格的政治领袖必须有这样的信念,相信人民不笨,于是愿意讲理,即使主流趋势是错误的,也宁愿对抗到底。但是,投机的领袖呢?民粹、不敢对抗主流、保守的旧观念,然后骑劫别人的斗争成果,并强占为己有。编制谎言,用新谎言掩饰旧谎言,用对Psy的Yes掩盖对BN的No。这不叫相信人民,这叫愚弄人民。
倘若选民没有跳出这个框框,从更大的脉络背景看事情,我们只能在旧的交通圈里打转,期待巫统下一个“慕尤丁(改革派)-查希(保守派)”的搭档,也期待另一个安华用演说带给我们20分钟的感动。
这应该是我第13届全国大选前最后一篇专栏稿件。但愿这一次,所有零碎的力量能够拼凑成一个“换”字,让“烈火莫熄”累积的15年斗争与付出,来到开花结果的一天。
*2006年12月17日安华在蕉赖路一场政治演说中发言:“有人邀请我,区部的巫统领袖,叫我进巫统。我不要,知道为什么我不要吗?我不想再成为共谋者(subahat)了。我要……辛苦也无所谓,辛苦也无所谓。即使上苍注定不成事(无法当首相),就不成事吧!”(摘自《独立新闻在线》)
**林宏祥是前《独立新闻在线》马来版主编,目前是《哈拉卡》专栏作者。(刊于第59期《公正报》)
安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