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经济转折迎新挑战

去年经济果如所料达到预期增长水平,而且是偏高的5.6%增长率,远远超过至少必须达致的5%水平。

第4季经济增长更特出,不但超过5%,甚至还超越6%,超越本栏上周提到的连续6季超越5%增长势头,还创下自2010年第2季以来的两年半或九个季度最高增长率。

去年经济增长变化,其实刚好进入转折期,不过,这转折变化恰到好处,让经济达到预期的偏高增长率。

自2008/09年金融海啸吹袭以来,大马经济就转向以消费为主力的国内需求来稳定增长,联邦政府的最终消费开销从2010年首二季的接近10%增长,加速至2011年第4季的近23%,2011年全年则增长逾16%。

完美转折谱高曲调

政府的消费开销去年开始减缓,第3季仅2.3%,第4季更放缓至1.1%,同样的私人界消费原本也开始出现疲态,只是刚好因为大选因素,政府大派所谓辅助金的现钞,为国内消费带来新的刺激元素,让开始走缓的国内消费注入延续动力。

在经济从国内消费转向国内投资时刻,这大选派金举动,完美的将正待往下走,却还没有完全放缓的国内消费,和正在急速起飞但还没走稳的国内投资,凑合成为去年经济取得5.6%增长的造王者。

除了内需,外需情况也一样,去年第3季出口萎缩3%,到了第4季形势刚好稍微改善至仅萎缩1.5%,促使去年全年出口持平或稍微增长0.1%,连海外需求变化也不巧的恰到好处,注定要让去年经济取得预期的偏高增长率。

投资急增带动

在政府走向基建高度发展策略,以求稳定高速率增长方向后,国内需求从消费转向投资是自然发展,这变化需要拿捏得准,在消费走入疲态时,基建发展如果还没有就绪,国内投资还没起步,则转折期的经济增长动力可能就会落空,这对于需要每年经济增长至少5%,以在2020年达到高收入国地位的大马,是严重挫折。

去年这内需转折变化刚好碰到有利的政治因素需要,促使私人界消费维持在超逾7%增长水平,国内投资总额则增长近20%。

高速率增长的这投资总额成为去年经济增长动力,每季都以双位数增长,第2季甚至增长逾26%,到第4季时,已经企稳于15%。

开源节流政策挑战

第4季增长形势反映,此次以双位数增长的投资总额,仍然有相当大部分是因为私人界消费拉动扩大产能所促成,公共领域主导的基建发展所带来的影响还没有真正发酵。

去年第4季私人界投资增长逾20%,主要来自国内市场导向制造业扩展产能资本投资,消费相关服务诸如电讯、房地产等,以及石油和天然气工程计划,公共领域投资则增长逾11%,主要是交通、公用事业、石油与天然气,及通讯领域。这反映政府基建发展计划只是刚起步。

政府通过基建发展,确保经济稳定增长,以达到高收入国所需要的人均收入基础,这已经很明确。但是,促成这明确政策的手段,却将是经济转折后所将面对的新挑战。

大马曾在1980年代采取过类似基建发展政策,只是当时没有面对今日如此高的联邦政府经常开支和负债。

未来的一年,政府如何通过征收消费税和削减补贴,开源节流,减缓政府负担,及这些政策对于经济的冲击,是可预见的主要挑战。

 

2013-02-23   来源:南洋商报  作者:杨名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