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人不住在树上!

时间飞逝,一句老掉牙的形容词,却那么贴切地碰触我心。
我在砂拉越已一个月了。
我来自西马。现在是东马砂拉越的游子。还记得,一个月前的今天,和西马的一群朋友在“红盒子”聚会,离别前,大家的拥抱让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在眼眶中打滚。还记得坐在机场,一通接着一通的祝福电话,让我在机场流下何止一公升的眼泪。是的,第一次,离别会感到不舍。第一次觉得,东西马虽来自同一母体,却离得好远、好远。
朋友们知道我最后选择来砂拉越工作,都会皱起眉头问我:“你为什么要飞到砂拉越工作?通常都是砂拉越人到西马,怎么你跟别人相反啊?”我总是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对我来说,这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也许,我只是不想随波逐流吧?
一般的西马人都觉得东马人,尤其是砂拉越人都似乎住在树上。大学的室友是古晋人,我们总是如此笑话她,甚至不愿跟他回家看看砂拉越的庐山真面目。室友总会不甘示落地回应,说自己是搭电梯上到树上的砂拉越人。
曾经,我也和大家一般见识。还没踏上这个土地,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一片荒凉的景观。从小到大的教育,都让我的潜意识里认为砂拉越是没有任何令人称羡事物的地方。虽然不至于觉得这里的人都住在树上,但对这里的了解纯碎只限于除了没穿衣服的原住民,就只剩下木制长屋、山峦及等等跟不上时代的想象。
一个月后的今天,依然有人在问我,为什么要到一个没有“科技”的地方工作?甚至有人泼冷水安慰我说:“看够了,就回来西马吧!去东马工作很怪啊!”我笑着,回应只剩下--有机会,你也来这里走一走吧!或许你和我一样,忍不住为这里伸冤呢!
我的新游子城市—美里。它属于砂拉越第二大城市。他跟“森林”两字也搭不上关系。初到美里,我不禁失笑。不是笑这地方不够繁华,而是笑一般的西马人还没提升自身的地理知识。这里,不仅没有建在树上的屋子,而且每间屋子几乎都比西马的大。喜欢在这里看大家带着环保袋响应“天天无塑胶袋日”,喜欢一步一步地走在老街寻找非潮流气息,喜欢一边吃饭,一边拿着小相机,偷偷拍下正下棋的老人脸庞,喜欢陪太阳早起,更喜欢看着“清洁”的天空绽放紫色、蓝色、红与橙色的晚霞。
比起西马,这里多了一份安全感和自在感,如果真要让西马占上风,砂拉越或许也只是少了西马的竞争和繁忙时段,及五花八门的街景而已。但是,我想,砂拉越人宁可安逸于这里的安全与自在吧?如果,西马人再一味地觉得砂拉越人住在树上,我想,砂拉越的下一代也会以为西马人住在太空船了!

 

BY翁铭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