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冬不再是马华的堡垒

彭亨州文冬国会选区一向来是马华领袖的福地,不仅在歷届大选从未输过给反对党,而且在那里当上国会议员者,过后都当上部长。那里已经出现过两位马青总团长(陈声新和廖中莱),3位马华副总会长(陈声新、林亚礼和廖中莱),以及两位马华署理总会长(林亚礼和廖中莱)。

但论个人和家族在地方的声望,廖中莱可不如林亚礼了,严格说起来廖中莱是外州人才(来自马六甲)。他是在林亚礼的提拔下才上位的。想当年马华双林不咬弦时期,林亚礼推荐廖中莱打国会议席,但因前总会长林良实不配合安排,林亚礼愤而把自己的堡垒区让出来给徒弟廖中莱,从此后廖中莱就平步青云。

廖中莱从联合马青总秘书、马青总团长、马华副总会长到署理总会长,如果大选后马华惨败,蔡细歷为马华战绩不佳负起全职而辞去总会长职务,廖中莱因此必须扛起领导马华的重任而接任总会长。

总之,其任途顺利的程度迄今还没有人可相比,严格说起来只有李三春爬得比他快,但后者英年早退的遭遇又远不如廖中莱的一帆风顺。就算少年得志的魏家祥,从马青教育局主任、总秘书到总团长,靠的是自己的努力耕耘。

然而,隨著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宣佈以行动党旗帜向廖中莱下战书,位于中央山脉旁的文冬区,已经开始乌云密佈。

308后,5年来的政治局势已有变化。文冬在彭亨州已被列为国阵最可能丟失的选区之一。

据传闻,国阵眼看黄燕燕在劳勿已快保不住,原有意让廖中莱出战岌岌可危的劳勿,並请林亚礼出山来保稳住暗潮汹涌的文冬。

但是,据说林亚礼鉴于自己退休已久,不想再过问江湖事而拒绝復出。国阵的如意算盘可能因此打不响。

上届大选,廖中莱以1万2549张多数票胜出,但若以文冬旗下4个州议席的票数加总计算,国阵的多数票剧降至5105多张。如今反莱纳斯运动的温度高涨不退,黄德出来竞选,廖中莱即使能够继续蝉联,但多数票恐怕也会创下歷史新低。

文冬、古来及振林山这3个国会议席是少数国州议席票数差距很大的选区,其中振林山若按旗下州议席的得票来计算,马华基本上已经是稳输的一个国会议席。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民联上次推出的候选人名不见经传。再加上公正党在振林山和文冬的基层太薄弱,如果本次大选继续由公正党上阵,得利的將是马华这一边。

关键在垦殖民选票

文冬区是个混合选,上届大选华裔选民佔47%,马来选民佔43%,印裔选民佔9%,其余为原著民。自1982年以来,马华先后由陈声新﹑林亚礼,以及廖中莱在该区上阵。连续7届大选,再加上1989年的补选,马华已经取得八连胜的佳绩。而在野党最好的成绩是在1986大选和1989年补选,聂德志各別以6000多张和8506张多数票败给陈声新和林亚礼。

其他各届大选,马华的多数票均超过一万张。即便是反风强劲的308大选,马华的廖中莱仍然以1万2549张多数票击退公正党的波鲁三美。但是,绿色盛会主席黄德的加盟民联,如同当年董教总派员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效应。以及1990年27华教人士加入行动党促成两线制,支持华教的选民都会隨著那些华教领袖的动向而投票。理所当然,支持绿色运动者,这一次肯定会站在黄德这一边。

民联三党合作已久,应当以胜选为考量。以选民比率做为选区分配基准的「战术」,並不能生搬硬套。反之,要看吸票能力,以获胜机会来评估谁最適合上阵。不论黄德在哪一个民联的旗帜上阵,他的参选,必然会衝击国阵在中间选民的票源。

黄德的出马不仅解决了公正党和行动党爭取参选权的问题,也成功强化了民联在文冬1国4州的凝聚力。据悉,行动党將在文冬3个州议席上阵,伊斯兰党保留其中一席的参选权。

行动党彭亨州主席梁金福將移师吉打里,上一届行动党在这一区仅输882张票。

社青团中委邹宇辉(歌手宇恆的弟弟)將在美律上阵。上届大选,行动党只输1108张票。

另外差点当上行动党第一位非华裔女议员的卡玛芝將重做冯妇,继续在沙拜上阵。即便黄德没能攻下文冬,也大大提高民联拿下3个州议席的机会。

文冬和劳勿是彭亨华人最集中的两个国会选区,但廖中莱多年耕耘有成,平时在选区服务工作也不敢怠慢。在当地有一定的支持力量。

因此,黄德在华人票也未必会十拿九稳。他真正要突围的还是要印度票和马来票的加持,总的来说,黄德能否攻下文冬,除了各种族的中间选民对反莱纳斯运动的认知之外,20%垦殖民的选票是关键所在。

民联要攻下文冬,其难度確实与入主布城差不多。简言之,如果文冬变天,意谓著国阵的政权也就「闻冬」而来。

如今的世界因发展过度,原有的风水格局已经被破坏,既然风变水变,风水也在改变,大选的结果如何,算命先生可未必说得准哦!但我相信如果马华守不住文冬,意即表示「龙脉」已被破坏,接下来必山河摇动,地底潜藏那条龙必定会移位。东算西算,那条龙很可能会跑去柔佛中心的阿依淡。

虽然以上这种说法是假设廖中莱在党內已经有个假想敌,但假想有时必未只是假想,有时假想的那位对手刚好就是来自自己的家乡。那么,哪一位领袖谁会是廖中莱的最大对手呢?大家不妨假想一下,反正就只是「假想」而已。

作者: 郑名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