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筹莫展的国阵

除了「513事件」非常时期,从未有过国会自动解散前半年,执政党还在迟疑的记录。这一届,自动解散的日子已经近在眉睫,首相纳吉的態度依然模稜两可,表面上装得胸有成竹,骨子里信心不足的跡象越来越明显。
喜欢在咖啡店高谈阔论的人,已经把国阵领袖呼吁人民再给5年机会当笑话。他们质疑:向来只有在野党才这么呼吁,政府怎么也学反对党了?民间舆论是民情的最直接反映,国家领袖的话被普罗大眾当笑柄,以及首相和部长在不同场合被群眾喊「NO」,很有「叶落知秋」之感。

首相似乎被不利的民意困扰得一筹莫展。国阵在民联强烈攻势下的焦虑和不安,反映在近年的连串措施和政策,都是为了应付民联的急就章。

民联提出1100令吉最低薪金承诺之后,国阵的「一个大马计划」下二度颁发的500令吉援助金,震撼力大不如前;副首相慕尤丁一再重复国阵若能继续执政,明年的援助金將是1000令吉,更加明显暴露这是国阵为了应付民联之举。匆忙通过最低薪金制、3年內逐步废除日本与澳洲整装汽车进口税,分明为了选票。

爭取选票,只需规定本地人的最低薪金即可,何必画蛇添足把外劳包括在內,增加业者的营运成本?外劳离乡背井到异国谋生的处境固然可怜,可是他们的待遇,已经在合约中清楚志明。

强制规定外劳和本地人同享900令吉最低薪金的诸多弊端,已然浮出水面,引起业者不满。厂商向劳工部反映不满,公务员只会打官腔,不断重复「尊重外劳人权」。人权是大问题,岂能只在外劳身上落实?

不可理喻的,是如何解决外劳基薪提高之后衍生的难题,政府部门言人人殊,业者无所適从;政府对外劳特別开恩,没有採取行动对付外劳违法罢工,更是费解;厂商代表数十人应薪金咨询理事会之约赴会討论,不到20分钟,就因咨询理事会成员坚持要他们先接受最低薪金制,闹得不欢而散。有素质的谈判,下场怎会如此?

民联宣佈若上台执政,將分阶段、分营业性质逐步落实1100元最低薪金。这个宣佈凸显国阵计划不周密、公务员品质低的陈年痼疾,国阵似乎招架无力。

国產税导致汽车价高,政府不对症下药,反而逐步取消有钱人才买得起的高级整装车入口税。搔不到痒处的宣佈,与小市民渴望的通用车降价相去太远,怎能爭取民心?

国阵政府一筹莫展,印证了政治观察员认为解散国会最佳时机已过的说法。现在,就看国阵怎样出招了。

作者: 许万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