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朝换代才能挥别历史阴影

20、30年前,凡是在念MBA或企业管理系的学生,肯定是必须知道麦可波特(Michael Porter)和他的策略竞争理论。

在那个时代,麦可波特的“五力分析”风靡世界,各国政府相继聘请他为国家经济顾问,这包括了亚洲四小龙的新加坡政府和台湾政府。然而,2012年11月7日这天,麦可波特创办的管理顾问公司摩立特集团(Monitor Group)却申请了破产保护。

同样的,也是在25年前,凡是在念MBA或企业管理系的学生,都必须知道丰田汽车提倡的丰田生产方式(Toyota Production System,简称TPS)。TPS的精髓在于“即时生产”(Just In Time)、“看板管理术”(Kanban)及“改善管理术”(Kaizen),这些日式生产理论被很多世界一流商学院及企业奉为圣经。

可是,2008年一场全球经济风暴,就让我们看到了丰田生产方式的弊端,2009年首次亏损,2010年在全球召回100万辆品质出现问题的汽车;2012年11月14日,丰田汽车又宣布在全球召回277万辆汽车,这是2012年两个月内第二次发生百万量级的召回事件。

对于丰田汽车的问题,日本策略专家竹內弘高教授(Hirotaka Takeuchi)说:“没有面对过失败是丰田汽车最大的问题。”

25年前最好、最厉害的,经过岁月的磨练,最终也会过时了。各位读者看看执政了55年的巫统,你感受了什么?

莎丽扎警告“若巫统失权恐重演513事件”,你怕了吗?如果你感到不安的话,那就是巫统和他们的帮凶所期望的,所以他们一直在嚷叫什么“要稳定,不要乱”。在全世界民主国家里,有哪个执政党会如此无耻地来恐吓人民?我想,大家是心知肚明。

在巫统执政下,我们这个国家何去何从?以往,许多人都喜欢拿韩国人来比较。可是,韩国缺乏天然资源、食物和供给,人口又多,他们那种有危机感又勇往直前的拼命精神,恐怕不是容易在马来西亚发掘的。而人口和我们差不多、天然资源又特别多的澳洲就和我们比较接近了。

48年前,澳洲评论家唐诺宏恩(Donald Horne)写了一本名叫《幸运之国》(The Lucky Country)的书,他其实是讽刺了当时的白澳政策,其中的名言就是:“澳洲是幸运之国,由二等人所统治,分享其幸运”(Australia is a lucky country, run by second-rate people who share its luck.)

然而,在放弃了白澳政策后,经历那位曾经骂马哈迪是“顽固”(Recalcitrant)的基廷(Paul Keating)、霍克(Bob Hawke)和陆克文(Kevin Rud)三位总理持续的改革下,澳洲是全球首个走出金融海啸的国家。

2012年,人口2千2百万的澳洲取代西班牙成为世界第12大经济体,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发表了2025年澳洲要成为世界10大经济体之一的宏愿时,她提出的重点就是在澳洲校园增加包括中文、印度文、印尼文和日文的亚洲语文教育,她也希望政府官员和澳洲200大上市公司的高层,有三份之一的人具备深厚的亚洲经验与认识。

诸位,当国阵提出他们的宏愿时,他们是拿出什么?我想,除了100层楼高的独立文物大厦(Menara Warisan)外,他们提出的是单元教育蓝图,他们讲的、做的、梦想的,最终就是解释了为什么人口2千2百万的澳洲是世界第12大经济体,而人口2千8百万的马来西亚却远远抛在后头。

各位读者,如果麦可波特和丰田汽车都能失败,谁能保证执政55年的国阵不会将我们带来一个失败的灾难?所以,别管那篇什么《2014年某一天》,别管他们对伊斯兰刑事法发表什么言论,别管他们是否找来了佛教大师,大家要仅仅记住:改朝换代才能挥别历史阴影,才能使这个国家前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