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统考来得太迟!

高等教育部副部长塞夫丁在接受一家华文媒体专访时,认为“是时候承认统考”。我认为,即使首相真的在明(17)天出席董总的春节大团拜时作这项宣布,对华教来说,已是来得太迟。

我不是一个专泼冷水的人,但会在适当的时候提出我的看法。我认为,即使首相明天会作这项宣布,也应该是原则上的,距离落实可能还是遥遥无期。我的预测灵感来自一个相信很少人会发觉的小细节。

我留意到,当首相在上星期主持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在回应媒体有关他是否会出席本月17日的董总大团拜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还在考虑中。”这样的一句回应,意味着巫统最高理事会没有讨论这项课题,即使有讨论,最大的可能性是会议没有亮出绿灯。如果有绿灯的话,首相必将在这个课题上作更大的发挥。况且,承认统考,基本上还是教育部的问题,而教育部长正是兼任副首相的慕尤丁;而稍有关心巫统人事的人都会知道,巫统本身也有着它的内部问题,虽然局外人的解读各有不同。

其实,连最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应该知道,在两线制基本形成的目前马来西亚政坛,这届大选对执政的国阵是多么的关键,如果身为国阵领袖的首相不在这个时候出席董总的大团拜,给华社带来一些好消息的话,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更何况,这届大选来临之际,几乎每一个老百姓都得到了小甜头,华教特别是统考问题,肯定不会被忽略。

问题是,历来的经验告诉我们,来自大选前的任何承诺,都可能只是一种“竞选承诺”而已,选后可以用一百个理由来推搪,甚至可以不必出示任何理由而不了了之,充其量只是没有实现“竞选承诺”而已。即使是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当你想起1999年大选时的华社诉求事件,大选后落得怎样的下场时,即使你不心寒,我也心冷。

我没什么修行,没有董总主席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那么随遇而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是第一个感到心寒的,因此,我在本月5日就不自量力的给董总写了一封吁请董总公开表态支持民联的信函(见《当今大马》或我的部落格((www.sinyatat.com/blog))),其中的一段不是没有意思的,原文是:“除非国阵政府在董总还没有作这项公开表态之前,已以书面文件保证实现董总有关华教的所有新旧诉求。”

今天看到这两位董总领导人的谈话,知道他们另有想法;叶新田只说“邀请时没附加条件,首相若无宣布再作打算。”邹寿汉则莫名其妙的说“礼多人不怪”,不知指的是谁的礼。换句话说,即使首相只带着一张嘴来空口说白话,董总都无所谓。

懂得一点牌局的人都知道,要在一个牌局胜出,一手好牌当然是先决条件,但如果牌手是个脓包的话,手上有更好的牌都可以败局收场。在两线制已基本形成的目前马来西亚政局下的董总,可说是已处在一个天时地利甚至左右逢源的历史机遇,完全是由董总叫牌的时候,但我们的董总领导人显然不是那个料子,满手都是进攻的好牌,却一直选择守势,让对方叫牌,自己跟进,准备守到天亮,完全没有看到,天还没亮,我们的华文教育已经完蛋了。

我不是危言耸听,大家只要看那份“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就知道,在这项大蓝图下,我们的华小,一到四年级,都变成了国小。换句话说,我们的华文程度,就只有小学三年级而已,独中(更不用说国中)的华文都开始断层,如何在九年后去报考统考文凭?即使再多来几间像厦门大学那样的中国大学来马来西亚设分校又如何?讲谋略,讲时机,董总输到完啦!

因此,即使首相明天真的有备而来,真的在这个时候让华社实现承认统考的美梦,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在战略了,这只意味着董总连最后一道防线都已失守。看清楚了吗?人家是在实施了教育大蓝图把华教活生生的腰斩之后,才承认你的统考文凭啊,这不等于棺木刚刚下钉、准备擂鼓出殡的时候,终于来了一笔等着救命已久的救济金那样无奈?

所以,我说“承认统考文凭来得太迟。”更何况,明天还未必会来!(16.2.2013,董总大团拜前夕)

by 黄士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