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德参选能够改变什么?

近日,黄德参选的消息,不但成为了华文媒体的焦点新闻,也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话题。到底黄德参选是坏是好,黄德参选的十万个为什么,打开马华和民联的枪手网站就略知一二,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其实,与其揣测民联还是黄德怀着什么鬼胎,倒不如花时间想想黄德参选,能够为反公害和下届大选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更多反公害平台

第一,黄德的参选让反公害的热情重燃。

不知是天意还是刻意,十三届大选前夕可说是是多事之秋。先前是纳吉的江南秀出丑,后来是苏禄军入侵,善忘的民众似乎有点遗忘了稀土厂。偶尔一些零星的文告和情愿,看似已经无法抗衡本来就财宏势大的莱纳斯。

公民运动虽然需要理性,更需要为运动保温和升温。300公里苦行后,政府面临的压力似乎越来越小,稀土厂还是肆无忌惮的营运。反稀土运动遇到了前所唯有的瓶颈。

黄德参选虽然说不上百利而无一害,可是却抢到了选举前夕难得的分镜,总算让反稀土运动可以喘一口气。至于马华或者一些政治清高者的舆论,个人觉得问题不大,反正若是真金就不怕红炉火。黄德作为反稀土运动的领袖,参政与否,都需要面对各方的评价和检验,没差。

可是,参选若能让反稀土运动绝处逢生,即使黄德个人到头来背负道德污点,也是值得的。

第二,黄德的参选将拥有更多宣传反公害的平台。

如果,黄德只是非政府组织领袖,在来届大选也只能呈上多几份石沉大海的请愿书。就算再召集大集会,也会有许多人因为大选而缺席,最后失败告终。

大选时,所有新闻版位都会留给宣战分析,竞选消息,啊鸡哥的广告,马华吓唬华社的广告,你认为反稀土新闻会抢到那一个版位?

反之,黄德参选,缴交了区区8000块的案柜金,就可以巡回演讲,把反稀土运动从台下搬到台上来。甚至还可以不用避嫌,应邀出席民联各区的讲座,分享反公害的信息。媒体这时也会把黄德的新闻当作选举新闻处理,加上王对王的激烈选情,你还怕反稀土的新闻乏人问津?

参选后的黄德,不再是台下的叫嚣者,而是台上的对手。叫嚣者在台下的言论伤害有限,不管也损失不大;可是对手的攻击你置之不理,就会死的很惨!

所以为了不在公害问题死的难看,为了拉拢更多关心健康的选民,廖叔叔总不能十四天的竞选期都只讲“黄德被民联利用,黄德出尔反尔”这等肤浅的话吧?(虽然更肤浅的话他也敢讲)。在对手狂轰滥炸的压力下,虽然他不能做任何重大决策,但总要在稀土课题上做点门面功夫。而在廖叔叔强大的想象力和惊人的语言能力驱使之下,我敢保证,必然会从他口中说出名流千史的经典语录!

到时候,民众无论是在民联的讲座站着听的是稀土,在一个马来西亚餐会吃大餐时听的也是稀土,文冬市民顿时变成稀土专家,黄德背负一点骂名有什么关系?

入阁严把关环境

第三、朝野必定要在公害上正面交锋

每一届大选,台上的政客会竟可能撒网,争取更多元的选票;台下的民众就变成了争宠的嫔妃,希望台上的可以在他们关心的课题,多看一眼。上至公共政策、净选、沙巴移民、治安、交通、福利、教育,下至马华很喜欢的街灯、马路、水管、老公外遇、越南妻子逃跑等都是大选的重头戏,究竟有多少议员代表会把时间留给给公害课题呢?

唯有借着黄德的参选,把稀土课题炒热,朝野政党才会正视它,在稀土课题上争道德至高点。民联政府必须更清楚列明关厂的时间表、赔偿等细节来表达反公害的决心,而不是以橙皮书三两句话带过。国阵马华看到民联堆砌反公害的形象,也必须更着重公害课题,来保住廖中莱的官帽和安南的耳朵。

让稀土变成朝野兵家必争之地,借助朝野政客的口天天宣传稀土,反稀土的运动还不是最大的赢家吗?

第四,如果民联赢了政权,我们需要黄德出任能源与环境部长

民联若是上台,虽然三党不缺人才,可是真正把心思花在能源和环境上的领袖实在是屈指可数。经济可以交给潘俭伟,高教交给拉菲兹,司法交给哥宾星,反贪交给超人,而最吃力不讨的能源和环境部长就只能留给黄德。

毕竟稀土厂不是说关就关,要在反公害和拉拢外资上取的平衡点更是难上加难。而黄德比其他议员更能够胜任的优势,就是只需要做好反公害这件事!

关了稀土厂后,黄德就可以手握权利,去严格审核国内所有的对环境有重大影响的厂房和企业,成为公害包青天!到时候,马来西亚才能够剔除垃圾工业接受国的污名,我国人民才可以换回更干净的生活环境。

应让霸权先倒台

或许,有人看到这里会笑我不现实,坚信权利必然会使人熏心,黄德参政就是和肮脏的政治占上了边。可是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残无人性的政权,为了利益可以不折手段的暴政。如果大家为了黄德应不应该参政这等细节上对环保和民主有了动摇,那么最大的得益者必然是国阵,而最大的输家就是人民。

我们的国家已经伤得体无完肤,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输了。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不能让黄德大胆尝试一次,为我们的民主之路带来一些改变?

如果,你问我黄德需不需要保持中立,继续领导必须持续抗争的环保组织?我会坚决的回答“需要”!

如果,你问我非政府组织应不应该保持运动的纯洁性来提高公信力?我心里一直以来的答案是“应该”!

如果,你又问我要不要强大和中立的非政府组织来监督国阵和民联的施政?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你“我!很!想!要!”

不过,请你让霸权先倒台!

文:马大左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