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毒害真的不能泄漏吗?有谁敢出来担保?

这些毒害真的不能泄漏吗?有谁敢出来担保?

在大马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又得天独厚,没有面对自然灾害的威胁,这也是造成许多人对自然灾害的意识薄弱,甚至掉以轻心,而我们的政府,只注重于经济效益,完全漠视公众的安危。

在大马,出现一个又一个的有毒害的工厂,先是彭亨武吉公满新村(Bukit Koman)的山埃采金,完全没有顾忌会否引发辐射的疑虑。再来关丹稀土厂,却不去考虑80年代霹雳红坭山亚洲稀土厂的惨剧经验,中国蒙古包头的癌症病例和污染。现在还兴致勃勃的还在计划兴建核电厂,难道日本给我们看到他们的惨痛代价还不够吗?

政府不应该罔顾百姓的健康,不能以各种理由来自圆其说,什么保证山埃无毒,用什么来保证?保证提炼厂的安全?可能吗?就算在主流媒体上解说这些工厂为国家引进每年数十亿的外汇,那又怎样?能抵消人民被牺牲的健康吗?

还有不要忘记日本福岛核电厂连续的爆炸,连日本这种先进国的处理能力都被质疑,何况是大马这种完全没有做任何防范的国家,也许政府根本不觉得核辐射会带来什么后遗症,只担心不能建造他们自己的财富王国。其实很多国家是因为面对能源短缺,电力不足的困扰,只好铤而走险,借助核电持续发展工业,然而,大马需要吗?

在大马这样的国家,没有灾害的威胁,可是却有水灾、土崩、建筑物坍塌等灾难。,这是为什么?因为人为疏忽造成的,大马的这种低俗管理素质,难道可以拿来担保那些毒害不泄漏吗?

大家还记得吉隆坡高等法庭、国会大厦等的漏水事件、登嘉楼的体育馆坍塌俩次事件、南马大水灾等。还有说真的,大马真的没有发生过泄漏的事情?只是被媒体遗忘罢了,大家是否知道?2003年5月20日,吉打峨仑重工业区的国家石油化肥厂,第三次发生氨气泄漏事故,那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导致位于下风3公里半地方的邻近人士,包括2所中学超过69人吸入氨气身体不适而被送入双溪大年及铅县医院救治,如果不是因为发生送院事件,泄漏就变成理所当然那里的居民必须承受的痛苦。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关丹,真的会这样幸运?不会造成人命伤亡这种无法挽救的局面?

以此为鉴,试问有谁会相信这些稀土提炼厂、核发电厂等高度危险的设施,不会发生泄漏,甚至爆炸的危机?

我国的天然资源之丰富,不管是石油、天然气、水力、太阳能等,都能轻易获得。所以真的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们选择核能,除了私人利益的考量,好听就是经济效益。

在这些公害的课题上,纳吉已经把自己推上绝路,因为他不懂聆听人们的心声,只派出有利益关系的专家来推搪人民的反对,这不得民心者,就无法得天下,不要怪我们拒绝你,是你自挖坟墓给你自己埋葬。

lynas这些毒害真的不能泄漏吗?有谁敢出来担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