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禄移民的困境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弱势的民族总是多灾多难,弱势的一群往往被世界所遗忘,弱势民族的悲歌唱不完就像百年前的中国人,国被列强瓜分,民无以为继为温饱飘洋过海。网络或媒体我们接触对苏禄的看法几乎是负面的一面倒,真正苏禄移民的心声又有谁去了解?让我们看看一位来自沙巴的朋友与苏禄老移民的对话,从苏禄人的角度望过去看看从中能找到什么不为我们所知道的讯息。
——————————————————————–

那天,我很意外的跟一个居住在沙巴的苏鲁移民稍微谈天,我也只能了解大概的意思,他说:“我在沙巴十几年,我反对甚至厌恶苏鲁军的行为,因为有个地方安居乐业何必惹是生非?”他甚至认为他的老乡们是受到煽动摆布而有此举动的。他也坦承曾经也是苏鲁的军人,可是定居在沙巴以后,他只是把当小承包商所赚来的大部份的钱送回家乡给家人兄弟,希望大家都能过得更好。

(这个倒是跟当年我祖父只身南来,直到了有家庭后,依然每个月只是留下够糊口的数目,东省西存全数送回中国的家乡倒是一样的。而所谓的够糊口,就是吃不饱饿不死那样。所以我倒是没有要去追究他这样说的话是不是有水分。)

不过这位苏鲁移民也摇摇头叹气的说:这里的警察太贪得无厌了。 。 。

我很好奇的继续听他说下去:“我们不识字来到这里只能靠着我们的身材当苦力,别人一天做八个小时我们做十二个小时甚至十六个小时,再累我们也不敢休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们几乎都是工作中度过。生病了受伤了,咬紧牙根还是工作、工作、工作。我们的老板都很喜欢用我们,我们付出的劳力加快了工程的进度,当然老板的高兴只是口头上称赞一下,薪水是不太会有起色的。而我们也只是期望老板高兴了会一直用我们,给我们一直有工作做,这样我们才能养活更多的族人,也能让我们苏鲁的孩子上学念书摆脱我们苏鲁族人的贫困。”

“你以为我们每个都有马来西亚的身份证吗?不是每个都那么幸运的,当初开放给我们移居沙巴所作出的承诺很多没有实现的,人是移过来了,可是我们当中到现在还有很多不是拿红身份证就是拿不到身份证。如果是在本地出生的二代苏鲁人还好,而没有身份证的苏鲁移民,遇到警察时。。。小弟你想想,一个月的薪水才马币六百块上下,被盘查到的一个人一次就得“咖啡”两、三百块马币。。。而且,食欲知其味的警察先生们每个月不定期到各个工地盘查一次。。。”

“今年我们拿到身份证的族人比往年多了好多,要大选了是吧?”

到这里,实在是没有勇气继续与这位苏鲁移民谈这个话题,我觉得听到最后那一句我羞愧得要死。我羞愧我误会了我国国阵政府,原以为只是一次性执行的Project M,原来还有如此的【物尽其用】法。马来西亚国阵政府不愧是一流的政界骗子机构,骗了人家来这里之后还要榨干所有的利用价值,我能不羞愧吗?

结果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贪污得脑满肠肥的死不去在家数钞票,精壮的警队精英却送上前线当替死鬼。 。 。

这就是我们那常常高喊“以民为本”、“一个马来西亚”的【国阵政府】!我不要这样的政府,换吧!为了我们还有下一代的未来,改朝换代!

 

《苏禄移民的困境》文自:玄武

苏禄移民的困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