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醒醒咯!!别再发梦咯!!

xiang 1

在过去日子中,笔者曾写过多篇文章,殷殷告诫沙巴进步党(SAPP),在来临的十三届大选中,勿失“机会之窗”,千万不要使盼望变天的沙巴选民失望,应尽快与民联谈妥“一对一”对抗国阵的选战策略。现在看来,此一希望将成泡影。除非事件最后一分钟有所转机,否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彼此一拍两散,重演山打根三脚石(Batu Sapi)三角战戏码。

上述情况随著沙巴改革阵线(APS)威弗烈邦布宁(Wilfred Bumbering)最近向《马来西亚内幕者》网站透露相关席位谈判陷入僵局后,各方都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原因是:杨得利不是一个轻易的妥协者。他从政目的在赢取席位,不是忠实于本身的信仰。他有一批争著出位做候选人的支持者和鸡公型的政治赌徒。天天在报上似是而非发表谈话及文告,与民行党支持者骂战不休,令选民反感不已。彼等之目的旨在争夺大家所觊觎的有限席位。

一起合作,一起夹食

说来很好笑,民行党于1978年便在沙巴插旗设立支部,杨德利的进步党过去一路来与国阵称兄道弟,同流合污;2008年退出国阵后,自认为本身才是一个维护沙巴本土主权的政党。因而把其他政党,包括国阵和民联各党,但主要是民行党,全部都标韱为外来的西马政党。依照杨德利的说法,无论在国阵或民联都不会有真正的合作,只有“一起合作,一起夹食”的份儿。矛盾的是,杨德利个人的政治生涯中,大多数的时间是与国阵政权“一起合作,一起夹食”。

进步党人之所以把民行党视为眼中钉,头号敌人,彼此誓不两立。说穿了,只是为了争地盘。因为彼此选区重叠而争取支持的对象全是在城市选民,并以华裔为主。进步党虽号称为多元种族政党,归根结底还是札根在华裔族群里。与此同时,民行党也是一样。由此可见,什么捞什子沙巴本土主权论,全是假的。争取越多席位上阵,才是真正所要的。看官,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政党,你还能期望它会去争取沙巴人本土主权吗?不必再旧事重提杨德利曾数度进出国阵的辉煌纪录了。

真正典当沙巴人利益者全是本土政党

更岂有此理的说法是,杨得利认为只有本土政党才能维护沙巴人的主权,外来的政党全不可靠,也不可能维护沙巴人利益。可是翻开沙巴独立后的历史,真正典当沙巴人利益者全是本土政党,其中以杨德利、杰菲里(Geffrey Kitingan)及百林(Joseph Pirin kitingan)在团结党时高喊“沙巴人的沙巴”口号下,失去的权益最多。而今,杨德利与杰菲里,又出尔反尔,重弹老调,如何能令人信服?

再说目前全国性的政党在沙巴设立支部者,其党员也全是土生土长道地沙巴人,他们也懂得维护沙巴本土主权,也有权利出来竞选。何况所有这些并不是进步党的专利。

按照杨得利的“机会之窗”的如意算盘,进步党在60个州议席中要占三分二,即分得40席。国会25席中分得10席。一个在山打根三脚石(Batu Sapi)补选中遭跨下之辱,排坐末席者,还不懂得汲取往昔教训,只有自取灭亡耳。

团结党为谁而战?

众所周知,沙巴三大城市中,以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在执政者以“灌水”方式注入幽灵选民后,目前只剩下亚庇与山打根,而斗湖华裔仅剩42%而已。在华人选民心目中,要改朝换代,肯定以民联候选人为首选。如果不幸酿成三角战或多角战,民联候选人胜出的机会极大。

过去一般人咸认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造成对国阵有利局面。但,自308后,此一情况已有所改变。主要原因是国阵中各党,不断流失大量选票。而眼前最有机会在华人选区上阵之团结党,支持者早已调头而去,目前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并且还要面对历史终结的挑战。更可怕的是,一旦参予竞选,现有的领导人又将面对“为谁而战”的苦恼、尴尬和责难。特别是党主席百林,一位曾经振臂高呼过“沙巴人沙巴”的过气英雄。理由是:若说是“为国阵而战”,死路一条。但若不说全是为了继续保有“本身权位而战”,请问颜面何存?

自民党太过低估山打根选民智慧

另一个是被喻为“马华第二”的自由民主党(简称自民党)。该党主席刘伟强,上届大选仅靠百多张邮寄选票过关,现为首相署部长。五年来,刘伟强除了逢迎拍马外,并未为山打根带来任何发展。山打根水电、道路,以及国阵在三脚石(Batu Sapi)补选中的“一诺千金”扩建山打根机场等,全部落空,只得个“吉”而已。

最近自民党常年代表大会在山打根举行,刘伟强还构建了一大堆空中楼阁,博取选票,例如:他大言不惭地要把山打根变成打根变成一个生态旅游景点,海产出口地、教育枢纽,工业化城市,以及东盟东部增长区(BIMP——EAGA)。一系列的画饼,让山打根人充饥。你信吗?山打根至今与沙巴其他城市一样断水断电,道路破烂,一切基本设施匮乏不堪。现在快大选了,首相才同意山打根建公路衔接沙巴各城市。说了一大堆废话和许下空洞诺言的他,唯一成就,就是请到现任首相纳吉和前任首相马哈迪出席代表大会。特别是后者,一般人相信为票房毒药多过利好因素。

全沙巴人都知道,山打根选民是沙巴最勇敢、最有骨气的选民。在沙统(USNO)慕斯达化(Mustapha Bin Harun)暴政时,他们是首个揭竿而起反抗暴政者;人民党(Berjaya)哈里斯(Haris Salleh)以高压手段,夜晚关闭山打根市区街灯惩罚市民时,不屈不饶,反抗到底的也是山打根选民。刘伟强未免太过低估他自己选区选民的智慧了。

进步党生存之道,顺应时势和民意

现今大马政局走势是改朝换代,催生两党制,朝向真正自由民主的政体迈进。而民联是改朝换代的火车头,国人希望之所寄。沙巴人民早己厌倦了国阵半个世纪的糟蹋和统治,渴望变天。进步党生存之道,就是顺应时势和民意,尽快与民联达成竞选协议,以“一对一”方式对抗国阵。

若一意孤行,单打独斗,无异不自量力,螳臂挡车,届时连按柜金都将不保。因为此举势将激怒众多盼望变天的选民,到时大家一齐杯葛进步党,反而把选票更加集中的投向民联候选人。如此一来,请问:进步党的票源来自何处?若与民联达成协议,肯定可获众多渴望变天选民的投票支持。一旦宣布大选,在反风狂吹下,大家齐齐中选,何乐而不为?

路边社传言,杰菲里与杨德利乃国阵暗中所部署之反间计,用以拖住民联之崛起,俾便保住政权。政治上的虚虚实实,非常人所能判断。尤其是像大马能这样的国度,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实可以被否定,否定可以成为事实。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大家告诉大家,大选来时,万众一心把选票集中投给民联候选人,告别一党专政,催生政党轮替,完成变天的目标。

文:沙巴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