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计划搞出个大头佛

若一开始就决定打阵地战(马来西亚军队或警队的特种部队战斗力相差不大,起码应付小规模阵地战绰绰有余),再多的苏禄武装分子也不怕。问题是,军事手段不过是政治的延续 … 外交行动不能只谈军事利益,更要讲求政治利益,可悲的是,纳吉政权看来顾虑的只是选票利益,导致进退失据,流血后还不能解决问题。

一谈到分离主义运动,大家耳熟能详的应该是欧洲的巴斯克民族自由组织(ETA),爱尔兰共和军(IRA),或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PKK),或斯里兰卡的淡米尔之虎 … 不管如何,这些知名恐怖组织和我们距离甚远,没啥相干。再近一点的则是泰南的穆斯林分离组织,或曾经大闹我国西巴丹岛的Abu Sayyaf。但无论如何,不管这些组织再这么闹,都是在别人家地盘,不管我们事,基于宗教同宗,我国政府对这些组织向来都抱有宽容的态度,甚至还会充当鲁仲连帮双方摆和头酒。

然而,这一次拿笃对峙风波,我们终于可以见证这类恐怖组织杀进家门口,那些平时劝导“凡事以和为贵”,“大家各退一步风平浪静”之类言论纷纷绝迹于网络甚至主流媒体,尤其发生流血事件后,主战言论更是不绝于耳 … 如果这时候有人站出来说:“鸡蛋和高墙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我会很“敬佩”这家伙。

冷战结束后,苏联解体意味着国际强权体系(Great Power System)这个曾经主导将近整个世纪的国际关系体系不复存在。不少国家、族群重新建构身分认同,各种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宗教主义纷纷复兴。此外,急剧的全球化发展,因特网的出现以及冷战遗留下的全球武器供应网,一些过往不成气候的武装团体,可以重新强化自身政治与军事实力。这种种的因素,导致越来越多的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走向崩溃,无法控制部分自身的领土。

通俗点的说法就是,过往势均力敌的其中一个江湖社团瓦解了,虽然另一个社团的老大很power,却也无法完全控制整个局势,有些二三线老大野心勃勃谋上位,有个叫拉登的古惑仔更是吃里扒外,背后给昔日老大一刀,总之,整个江湖乱七八糟就是了。

冷战结束后,全球化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但是人类政治却很明显跟不上经济和技术的发展步伐。别说马来西亚,就连老大哥美国都缺乏一个可以重建世界秩序的外交政策,要不然也不会糊里胡涂打了一场劳民伤财的反恐战争。

回教世界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我一个库尔德裔朋友就曾经跟我说,整个中东回教世界,除了宗教,几乎都找不到共同点。可悲的是,以巫统为首的国阵政府,多年以来为了维持政权稳定,不断为群众制造假想敌和危机感,把政敌塑造为基督教或犹太人的代理人。这种以宗教和种族意识形态为主导的手段,制造了不少假象,甚至让各族不能互相信任。更离谱的是,国阵为了选举利益,不惜改变国土的族群人口结构,滥发公民权给外来移民,出卖人民利益。这一次拿笃危机,投鼠忌器,进退失据,简称“捉虫入屎忽”,不过受害最深的却是沙巴人民的屎忽。

就算这一次大马军警成功围剿入侵的苏禄军,但是已经散布在沙巴四处的苏禄群众呢?剿灭苏禄军会否激起苏禄人的反感呢?会不会弄巧反拙反而壮大苏禄军团的正义性?万一人家跟你在全州搞游击(游击战和硬碰硬的阵地战可不一样,那是玩长期消耗战了),以我们的国力,有本事和人家玩游击吗?纳吉这窝囊废又具备这能力和条件吗?

只能说,这一次拿笃对峙风波,让我们非常肯定,来届大选,国阵不倒台,人民必吃蕉!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全新政治重建国家,更需要新的外交政策,应对多变的21世纪,东南亚,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安全。

文:Yoke Kong Chiong

sabah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