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为这个国家止血了》

纳吉,马来西亚

纳吉,马来西亚

曾在新加坡工作的西马人都知道,新加坡中央公积金有一条规矩,任何国家公民、甚至是来自东马的砂劳越与沙巴两州人民在离开新加坡时,都能提走他们在新加坡储下的公积金;唯有西马人受到限制而不可以在退休年龄前提出新加坡公积金。

自90年代开始,这涉及22亿6000万令吉的西马人公积金议题,一直是历任马来西亚首相想与新加坡政府解决的问题,然而,至今毫无任何成果。这造成国内政客一直喜欢猜测新加坡官联公司在海外一系列失败的投资方案是新加坡政府无法让西马人提取新加坡公积金的原因。这猜测是否真实?我们局外人就无法得知了。

新加坡公积金(CPF)旨在保障新加坡人民退休后的经济来源,并满足其在医疗保健、购置住宅、家庭保障、资产增值等等方面。这宗旨和马来西亚公积金(EPF)同出一辙。可是,从媒体上报道的财经新闻来看,我们可以发觉,纵然新加坡政府无意让西马人提早领出他们的退休金,两国政府对于人民为退休而准备的储蓄,却有截然不同的管理手法。

例如说,为了鼓励低收入阶层购买政府建造的住房,新加坡公积金局允许会员动用公积金购房。可是,对于无法购房的弱势群体,新加坡政府则以租赁组屋策略来解决问题。反观在马来西亚,对于无法购房的弱势群体,国阵政府却动用了公积金(EPF)。

2012年1月30日,国内免费的太阳报刊登了一篇头条新闻,马来西亚公积金(EPF)将提供15亿令吉来协助无法购房的弱势群体。如果你是一个马来西亚公积金会员,政府将你的退休金借给这群国内任何商业银行无意提供贷款的弱势群体,你有何感想?

我们来回忆4年前的一场经济风暴,美国小布希总统执政时期,为了鼓舞经济,政府数次调低利率,间接使得房地产相关产业大涨。由于弱势群体信用评级较差、无法从正常渠道借贷,聪明的贷款机构就为这些拥有较高风险及违约率较高的人们提供比正常贷款更高利率的房屋贷款,这就是所谓的“次级贷款”(英文:Subprime Lending)。

而华尔街投资银行就以财务工程的技术合併多笔“次级贷款”而製作出债券,组合包装之后以债券或证券等金融产品形式在国际市场上出卖给投资者;这些债券产品被称为“次级债券”。随着美国政府调高利率,使得房地产相关产业紧缩下跌;在房地产急跌后,伴随资产缩水,次级房贷违约率急升,导致相关“次级贷款”遭大量抛售,引发了美国“次贷危机”。

从2006年春季开始逐步显现的“次贷危机”,在2007年8月席卷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场,2008年10月造成美国股市有史以来最剧烈的震荡,这场风暴将全球金融体系带到接近崩溃的地步,甚至不少香港演艺圈人士也大受其害。据说“歌神”张学友以前只做银行的定期存款,在银行职员的游说下投资次贷产品,但遭遇金融危机后,半数投资资金随之蒸发以至被迫复出赚钱的传闻!

国阵政府是否从这场全球风暴学习到什么启示?

表明上,公积金(EPF)提供15亿令吉来协助无法购房的弱势群体是件好事,可是,这真的是唯一方法吗?

为什么国阵政府能够提供低息贷款给莎丽扎家族购买吉隆坡孟沙及新加坡乌节路的豪华公寓、布城的地皮,甚至是缴还60万令吉的信用卡费用,要为弱势群体提供住宿,却须动用人民的退休金?

更何况,这住宿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房价及国内长期低利息的财经政策。我经常提出澳洲为例,澳洲人口比马来西亚稍微少了一些,可是搭乘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班机从吉隆坡出发,却可以前往悉尼(Sydney)、墨尔本(Melbourne)、布里斯班(Brisbane)、阿德莱德(Adelaide)和珀斯(Perth)5座城市。熟悉台湾政治的人都听过“五都选举”,“五都”是指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和高雄市,台湾人口稍微比马来西亚多了一些,发展也是像澳洲一般平均。马来西亚呢?

在汤姆波雷(Tom Plate)的《李光耀对话录: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这本书里 ,马哈迪谈及李光耀时说李光耀只是一个市长。 不错,新加坡的版图是像一座城市,可是历任新加坡总理都是以一座城市的资源来发展一个国家;而马来西亚历任首相都是以一个国家的资源来管理一座城市,纳吉曾经说过大吉隆坡MRT计划回为国家带来利益,包括国家经济、人民的便利及国家的形象,就是出于这类思维。国阵政府发展马来西亚就只懂“大吉隆坡”,政经、文化、教育全围绕在巴生河流域,房价不像火箭升天才奇怪!

面对问题,国阵政府就只懂得动用人民的钱包,公积金(EPF)提供的这笔15亿令吉只是公积金贷款给国阵政府施政的一小部分,《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就曾经指出,截至2010年12月31日,公积金局在无须担保前提下,发出13项总值达551亿令吉的贷款给借贷者;其中62亿4000万令吉是贷款予两家非政府子公司的公司Assets Global Network 及 Valuecap 私人有限公司。

为了替国阵的“大吉隆坡计划(Greater KL)”背书,公积金局负责统筹100亿元重新发展橡胶研究所的3000英亩土地成为双溪毛糯大型综合产业计划;为了配合国阵政府不调高过路费,公积金局以230亿令吉收购未持有的南北大道公司(PLUS)股权;广大人民的血汗退休金,竟然成为了国阵政府的ATM(提款机)了!

可是,仅仅在2011年12月,纳吉才指出,国家税收在2011年较2010年多出220亿令吉,只要可有效阻止黑钱流通,对国内经济就不构成威胁。马来西亚关税局又透露2011年成功征收到303亿7千9百万令吉的税收,这也是有史以来税收最高的一年。在需要帮助弱势群体时,这几百亿令吉到底去了哪里?

各位读者,你可曾思考这个国家的未来?第13届全国大选即将到来,请尽量跟亲朋好友分享从网上得到的信息,别再相信那些走狗的“回教国议题”及“两线制意味两种族制”的废话,是时候为这个国家止血了。

by 谁说支持bersih的大马华裔只有65人,我们就在这里证明是65人还是650万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