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遗忘的真相》第六章

【巫统两面三刀愚弄人民,马华成为任由摆布的棋子】

造成五一三惨剧的真正原因,后来从当年参与其事,如今已经退出政坛,良心发现的巫统高层人士,曾经担任敦拉萨政治秘书的丹斯里阿都拉阿末亲自口述,真相才得以进一步还原。

引发五一三事件(请大家要看的清楚,我不愿意用种族事件来称呼五一三,因为这其实根本不是种族冲突引发的,而是被有心人煽动仇恨才引起的)的原因,基本有三个:

其一:这是由于巫统党内斗争,有人想通过舆论打击东姑阿都拉曼的威望,逼使东姑下台,谋朝篡位而刻意制造出来的动乱;凭借制造马来人与华人互相仇杀的流血冲突,指责东姑已经失去人民的信任,要逼他自动辞职下台。

其二:这是由于当时全国大选投票结果显示,联盟政府已经人民的信任,得票率比反对党所得还要低;为了转移人民视线而精心策划的一场流血冲突,乘机夺取国家的控制大权,任意修改法令巩固联盟政权的阴谋。

其三:这也是一场联盟政府为了保卫雪兰莪州政权而刻意鼓动马来人仇杀华人的政治阴谋!他们很巧妙的利用了反对党赢得大选进行街头游行庆祝的契机,到处宣扬《华人将对马来人赶尽杀绝》的谣言,成功煽动马来人的危机意识和怒火,引发《排华情绪》而酿成的惨剧!

总的来说,五一三惨剧之所以会发生,始作俑者,就是当时的巫统!而当时的马华,也很巧妙的利用了五一三的悲剧来达到自我增值的目的。

1969年大选成绩出炉,马华战绩惨不忍睹,4名内阁部长当中就有两个落选;在联盟里,马华的国会席次大减;华裔选票绝大多数倒向民政党(当年还是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和人民进步党。

当年的华社,由于华文教育问题,跟马华几乎翻脸成仇;教总主席林连玉在陈修信、梁宇皋、陈东海等人与巫统里应外合之下,递夺了公民权,使林连玉无法继续担任教总主席,连他的教师执照、应有的养老金和退休金也完全取消。

马华固然除掉了林连玉这个心腹大患,但是同时也付出惨痛的代价,华裔选民从此不再信任马华。因为华教问题,马华陈修信、陈东海和梁宇皋从此也被华社冠以《三大寇》、《华社走狗汉奸》的骂名。

华社对马华的厌恶,全都反映在选票上。尤其1969年前夕,为了创办独立大学问题,陈修行更直接与董教总对着干;发表《要独大创办,犹如铁树开花》;《独大就是一个大笑话》之类的狂妄言论;更加深了华社对马华的仇视。

1969年5月10日全国大选,次日投票结果出炉,马华可谓兵败如山倒!在竞选的27席当中,只获得13席,输了14席。所赢的国会选区都是混合区,在几乎所有的华裔占大多数的选区统统落败。

在槟州,华社宁愿将选票统统投给;林苍佑领导的民政党;让由首席部长王保尼领导的马华大军全军覆没,痛失执政权。

在霹雳,霹雳华裔选民也宁愿将选票投给民主行动党和人民进步党。马华的卫生部长吴锦波,在安顺国会选区居然败给一个民主行动党的新人,原本只是在巴士公司当检票员的陈富京。小兵锯倒大树,轰动全国。

怡保区的华裔选民,同样甘愿将选票投给由两位印籍律师DR和SP辛尼华沙甘兄弟领导的人民进步党(People’s Progressive Party,简称PPP),也不愿投选马华。

人民进步党在霹雳州取得5个国会议席和11个州会议席。和民主行动党平分秋色。

霹雳州议会功有40个席位,联盟只赢得20个,反对党却取得21个,可以简单多数议席组成州政府。奈何人民进步党在五一三之后选择接受联盟的献议,加入新成立的国民阵线,致使霹雳州无法实现变天的理想。

但是,华裔选民对马华的厌恶和唾弃,让马华的《马华是唯一代表华人的政党》的口号,就像陈修信揶揄独大的话一样,成为一个大笑话。

当年马华公会惨败以后,宣布要退出国阵(当时是联盟),理由是,既然人民不要他们,留在政府内阁并无意义。

看到这里,大家会不会觉得熟口熟脸?不久前,马华的蔡细历不也是这样宣布过吗?他说如果来届大选马华的成绩比308还差,马华就退出内阁。。。。。蔡细历显然又想故技重施。

蔡细历的意思是想借此恐吓华裔选民如果支持反对党,就会造成马华公会在国家政治中失去立足之地,并且很可能再次引发另外一场五一三事件。问题是:这样的论点到了今时今日,是否还能够成立?

首先,我们要了解,当年为什么联盟会在大选中失败?是因为反对党太强吗?不是,同样的,当时的反对党也一直处在挨打的局面。很多反对党成员在恶法下被捕,甚至被杀害,这是引发国民对执政联盟不信任及不满的原因之一。

除此以外,多项苛政包括大逮捕行动,在当时也引发了国民对执政联盟的不满,执政联盟,特别是马华公会表现差强人意,使到国民怨声载道。

联盟在大选中失利以后,马华公会马上以“人民不需要他们,留在政府内阁中无意义”的理由宣布退出联盟。随后,由敦拉萨策划及引发的种族暴动,使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且宣布全天候戒严。

随后,为了应付动荡的时局而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马华公会又被受邀进入理事会。

接着,又由时任马来西亚中华工商总会总秘书的陈东海(都说当年的马华是《头家政党》,当权的很多都说商人)出面游说;发动华社团体签名请命,恳请马华《忍辱负重》,重新加入联盟代表华人讲话。

这些种种,后来都被证实,不过就是在演苦肉计罢了。

不过,在《盛情难却》的情形之下,马华《勉为其难》、《牺牲小我》,《忍气吞声》、《忍辱负重》,只好继续在新成立的国民阵线里代表华社《上刀山下油锅》。

从此以后,马华公会便配合执政联盟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平步青云,踏上主流政治平台。

以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现实,巫统利用了五一三事件,通过马哈迪和慕沙希淡唱双簧,成功推翻了东姑阿都拉曼,转而由敦拉萨接任首相。也就是说,当时的巫统,利用了无数国民的宝贵生命,特别是华裔国民的性命,以及往后数十年来华裔背负的罪名,换取了政治利益。

而当时的马华公会,并没有对执政联盟做出非议,更没有在必要的时候展露政治道德,使到华裔在马来西亚实质上变成了二等公民。

简单的说,就是巫统(敦拉萨)制造了五一三,马华利用了五一三,来巩固执政联盟在马来西亚政坛上的地位。

如此说来,国民,特别是华裔国民根本就是被玩弄的,其玩弄的手法也非常的残忍和不耻,而两个罪魁祸首,巫统以及马华能辞其咎吗?

建国56年以后的今天,巫统以及马华仍旧在利用五一三事件对国民进行恐吓以及威吓,特别是拥有一百二十万党员的马华公会,在这事件上更是乐此不疲。

308大选之前,当时的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有一次访问北京,在北京对着留中的大马学生说出:“有的人吃软不吃硬,我们要低声下气的争取才能成功”这样没有尊严的话。

究竟马华公会这几十年在国阵政府以及内阁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以马华公会今天的规模以及阵容,难道还不算是国内的大政党吗?难道马华公会迄今仍然没有向国阵政府施压的能耐吗?

换成在过去,别说马华公会这样的规模,就算只是沙劳越当时的小政党,都能够成功在州政府内进行施压的工作,使到政府在制定国策的时候还要看看他们的脸色。为什么迄今拥有那么多资产、资源以及党员的马华公会,却无法向国阵政府施压?反之,还要要求华社继续给予马华公会支持,以便在国会中有足够的声音?

算了吧!送更多的马华公会议员进入国会,最多不就是制造更多不敢说话只顾赚钱的商人议员?再多的学术界人才进入国阵,最终还不是落得众叛亲离或同流合污的两种下场。

一个有骨气有正义感的人,不会因为他有钱或没钱而放弃真理的追求,但是一个没有骨气和正义感的人,就算给再多的钱和资源,只会更加麻痹本身的良知和勇气,怎么能渴望他们站出来为人民说话?

308之前,2004年全国大选,马华公会所赢得的国州议席加起来多达108个!马华公会在国会内有多少名议员?有多少名正副部长、政务次长以及上议员?又有多少位敢站在国会内大声的对不公平的政策说“不”?就说马六甲猪农事件,请问马华公会在甲州政府以及中央政府里做了些什么?

事实不会永远的被掩盖,它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这也就是为什么马华公会在许多课题上显露出的无力感以及挫败感。最糟糕的是,到今天为止马华公会不但不敢振作起来表现出该有的政治风范,反而越来越堕落的变成了乞怜讨食的可怜虫。

未完,请看明晚第七章:丑陋的历史真相,马来人和华人都被无辜牺牲

(文:张丹枫 2013年)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遗忘的真相》第六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