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遗忘的真相》第八章

【挥之不去的44年梦魇,记载着历史的伤痕】

今天我要写出几个五一三的真实故事,与大家分享。

故事之一:家破人亡的军官
当五一三暴乱发生的时候,许多军警出动维持吉隆坡街道的安宁;一位来自文良港军营的华裔军官,率领一个纵队,驻守在秋杰律巡逻。

他的属下大部分是马来人。

虽然五一三事件从表面看来,是种族冲突,是马来人看杀华人,华人又以相同的暴力向马来人报复;但是在军队里,他们遵守纪律,没有区分族群。所以华裔军官带领马来军兵,并没有不妥。

事实上,这个华裔军官还逮捕了好几个手持武器滋事的华裔私会党徒。

当这名军官收队回营,接到一通电话,是亲戚打来的。电话里,那亲戚悲痛地通知他,两个多小时之前,他位于Pantai Dalam的木屋住宅遭到马来暴民攻击纵火,他的父亲、妻子和儿子都被砍死,尸体已经烧成焦炭!

晴天霹雳的他,缓缓放下电话,呆呆的站着,万念俱灰的他,独自一人流泪。。。。。。

或许他当时在想,他为国尽忠,忠于职守,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上尽心尽力,为什么得到的回报,竟然是家破人亡?而且,对他的家人下毒手的,竟然是他竭力保护的族群?

这些,当然只是猜测,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想什么,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因为,他很快就做出决定。一个同归于尽的决定。

他拿起机关枪,装满子弹,大步走出办公室,对着军营里聚结的马来军人开火,一轮机关枪扫射之后,吞弹自尽!

当场被他开枪打死的属下,据说有4人,还有10多人分别受轻重伤。。。。。。

故事之二:躲进回教堂逃生的华人
当年五一三惨剧发生的地点,Kampong Baru马来新村里,也有几户华裔。他们在那里已经住了20多年,左邻右舍都是马来朋友。

当五一三事件爆发的时候,如果是种族冲突,那么,他们的处境就是最危险的了。

在几乎清一色是马来人的包围之下,他们如何逃出生天?

事实上,当时确有不少情绪高涨要杀华人的马来人,准备上门行凶。

幸好左右邻居的马来人都很善良,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事先已经悄悄协助他们躲进马来邻居的屋子里;还有一户华裔,更被宗教司安排进入附近的回教堂避难。

过了几天,局势受到控制之后,他们才敢回家收拾简单的物品匆匆逃离甘榜峇鲁;从此再也没有回到那里。而他们的房屋也被纵火,付之一炬。

故事之三:无辜惨死的姐妹花
一对来自巴生的姐妹花,五一三当天下午,到半山芭拜访朋友,过后当暴乱发生的时候,这对姐妹花却失踪了,连带他的朋友也下落不明。

巴生的家人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电话不通,又因为当局已经宣布戒严令,无法出门寻亲,只能在家里空着急。

好容易过了几天,首都局势受到控制之后,他们才在半山芭一处停放尸体的地方,从几十具已经开始腐烂发出臭味的尸体中,找到他们的两个女儿。

原来她们在五一三当天买票进入大华戏院看电影,戏院散场,不出戏院大门就遭到马来暴徒攻击,在混乱哀嚎的人群中,两姐妹完全无法逃生,被活活砍死!。。。。。

故事之四:小园主的灭门之祸
下霹雳安顺小镇对面港,有一户姓张的小园主,有约10英亩橡胶园,依靠橡胶园维生;一家10余口,住在胶园内的木屋里,过着与世无争的安乐日子。

附近有一个马来甘榜,张先生平时很少跟马来人打交道;因此也没有特别与马来村民发展睦邻关系。

五一三发生的时候,安顺其实相当平静。由于马华的卫生部长吴锦波在这里输给行动党笑柄陈富京;造成不小的轰动;行动党也在成绩揭晓当天举行了庆祝胜利的街头游行。

五一三戒严令颁布,安顺实施宵禁。隔了几天,安顺的积善堂忽然接到由军警运来的10几具焦尸;全镇为之轰动,人人争睹,个个交头接耳,窥探究竟。

只见那些焦尸,有些被烧的连手脚都断了,出了老人,还有小孩;其中一具女性焦尸情况更骇人:她的肚子显然被剖开,还有脐带连着一具已经成形的婴儿尸体,也已成焦炭。。。。。。

后来才知道,这10多具焦尸,就是张姓小园主一家。他们在五一三的第三天夜晚,当全家已经就寝时遇到马来暴民袭击;全家几乎惨遭灭门,被杀个清光,再遭暴民纵火烧屋,毁尸灭迹。

当时幸好张家还有一子一女在怡保亲戚家中,侥幸逃过一劫。。。。。。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故事,在民间流传。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人已经渐渐淡忘了,或者,都不想再提起。。。。

故事之五:安邦路黎明小学大屠杀事件
吉隆坡安邦路黎明华文小学,是五一三流血冲突事件中,遭遇最残酷的华小。五一三当天下午6点,黎明华小低年级小学生放学,正兴高采烈排队步出学校门口时,迎面来了一大群头绑巾布,手持巴冷刀和各种攻击武器,凶神恶煞的马来暴徒,见到小学生就追砍。

许多无从走逼的无辜小学生因此被当场砍杀,血流成河。报章记者当年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亲眼见证许多身穿黎明小学校服的冰冷尸体,悲恸莫名!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这些小小的死难者,是会被当局静悄悄处理,即使由他们的父母领回尸体,也不允许对外透露任何不满。

当然,他们的死也不会被统计在官方数字里。这就是为什么官方宣布死亡人数是196人,民间却相信死难者至少超过1000人!

故事之六:马来私会党与华裔私会党的拼斗
在五一三事件里,华巫私会党竟然也被牵扯在内。

根据《当今大马》2009年在一篇《重温五一三》的专题文章,当时他们访问了几位曾经参与五一三事件的《暴民》,由他们亲口描述当年事发经过,同样扣人心弦。

以下是相关文章的摘录:
《当今大马》访问了两名当年参与集会,目睹惨剧的甘榜巴鲁居民,一位是在甘榜巴鲁回教堂对面经营咖啡店的59岁巫裔店主,另一名则是甘榜巴鲁其中一个巫统支部创办人的66岁巫裔老翁。

这名不愿姓名上报的店主相信,暴动是由大臣哈伦暗地里策划,号召马来私会党徒准备闹事。他受访时坐在咖啡店内手指回教堂的方向表示,“这里的一个档口内早已藏满巴冷刀”。

“普通人怎么敢杀人?只有私会党徒敢这么做。”

他指出,反对党支持者在游行时向马来人出示扫把,示意要把州务大臣从官邸“扫出去”,恰好扫把是马来人最忌讳的。

“这个动作真正激怒了马来人,不要忘记就连(雪州前州务大臣)莫哈末基尔也是因为扫把而垮台。”

他指称,原本的计划是要游行至华人区后才发动攻击,但是集会者听闻马来人在文良港被杀害的消息后,暴动就立即在官邸前发生。

他曾目睹拉惹阿都拉路的许多华人洋房遭烧毁,但目前该地已耸立发展银行和吉隆坡大学。

这名健谈却不愿让姓名曝光的店主自称曾参与暴动,当时他只有18岁,不仅出席马来人集会还“手握巴冷刀”,“但是我们达到目的地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说,当晚吉隆坡就进入戒严,之后许多居民都不敢出门,华人商店更是纷纷关门,当时甘榜巴鲁就成为居民的活动中心,一起烹煮“大锅饭”分配给附近的巫裔居民。

他表示,当时受到攻击的华人大多是外来者。原本定居在甘榜巴鲁的华裔居民,则被他们的马来邻居藏在屋里,其中一名更躲藏在甘榜巴鲁回教堂内,直到风波告一段落才出来。

“这些都是我们的华人朋友,我们将他们藏在自己的家里躲避屠杀。”

此外,受访的巫裔老翁则声称,当时年仅23岁的他在大臣官邸参与集会时,目睹集会者以巴冷刀杀害一辆四轮驱动车内的4名印裔乘客。当时该辆插着人民党“牛头旗”的汽车经过官邸时,要求州务大臣搬出官邸,结果召来杀生之祸。

不过他强调,当时杀害华人的马来暴徒并没有折磨受害者,相反的巫裔却遭痛苦折磨后才丧命,其中一对巫裔夫妇在文良港遭活活吊在树上至死。

当时他声称本身没有参与暴动,相反的却是那些把华人邻居匿藏在家里的马来家庭之一。

请明晚留意下期第九章(完结篇):只有摒弃玩弄种族主义的国阵,才能真正达志全民亲善团结!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遗忘的真相》第八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