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遗忘的真相》第二章

【拿督哈伦聚结马来青年灌输极端复仇思想,吉隆坡街头爆发种族流血冲突】

根据官方报告,五一三事件爆发於1969年5月13日的马来西亚,官方解释此事件主要是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种族衝突。官方声称原因是各族间政治及经济能力的差异。此次冲突使马来西亚政府开始执行马来西亚新经济政策以消灭种族及经济差异同时减低贫民率,主要内容为给马来人特权。

这次血腥的种族冲突导致了多人死亡和负伤,在华人占多数的地区,华人死伤人数远高于马来人。冲突之后,大马施行了马来西亚新经济政策,以加强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经济地位。

1969年,马来西亚举行第三届大选,反对势力获得50.9%的得票率,第一次超越联盟政府(国民阵线之前身)。反对党在5月11日进入吉隆坡庆祝胜利并且游行。

这时,一些巫统(UMNO)的激进党员为之所触怒,举行反示威。5月13日,两派人马在街头短兵相接,最终演变成为流血大暴动。5月15日,最高元首(Yang di-Pertuan Agong)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1969年,马来西亚拥有一千万人口,其中巫族占53% ,华族占37% ,印族占10% ;首都吉隆坡约有45万人口,其中华族占55% ,巫族占25% ,印族占19% ,其他种族占1%。

马来西亚独立后,第三届普选(包括国会及州议会之改选)
于1969年5月10日举行。参加竞选的政党包括:
• 联盟(Alliance Party)由巫统,马华和国大党组成。
• 泛马回教党(Pan Malayan Islamic Party, PAS or PMIP)
• 民主行动党(Democratic Action Party, DAP)
• 人民进步党(People’s Progressive Party)
• 民政党(Gerakan Rakyat Malaysia)

另外,华人士农工商联合会及 United Demrocratic Party并没有推派候选人参选国会席次,民政党特别集中争取槟城州议会席位,但也在雪兰莪競选。受华人支持之左倾社会主义阵线(社阵,Socialist Front, SF)则抵制此次普选,鼓励罢选或投废票。

5月4日,劳工党(Labour Party of Malaysia, LPM)在首都地区发动示威游行,呼求人民抵制选举,队伍中出现支持共产主义口号及标语,并与警方发生冲突,一名劳工党党员遭警方击毙。

5月9日,劳工党为5月4日被击毙的党员举行出殡葬礼,沿首都街道游行,号召选民抵制普选。

5月10日为投票日。11日选举结果揭晓,联盟在103席国会议席中取得66席 (国会议席包含西馬與東馬地区共144席,联盟在沙巴已不劳而获得到另外10席。東馬地区订5月25日为投票日。)马华公会仅占13席,联盟得票率约49% ,席次则较上次大选减少23席,其中马华减少14席。联盟候选人在马来西亚半岛当选率仅64% 。

当年好多位内阁部长纷纷上演滑铁卢,落选者包括林瑞安(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工商部长),吴锦波(社会福利部长),韩沙 Hamzah Abu Samah (新闻部长)及马哈迪 Mahathir 。

在州议会改选方面,执政联盟在槟城、霹雳、雪兰莪及吉兰丹四州失去优势。反对党在槟城的24席位中获得20席,在霹雳州的40席中获得21席,在雪兰莪州的28席中获得14席。

傍晚,民主行动党和民政党分别发动群众,在吉隆坡展开「胜利游行」,参与之民众情绪激烈高亢。

5月12日,首相东姑宣称如果人民对他领导下的联盟缺乏信心,他将辞去首相一职。

他并宣布内阁名单,谓基于马华公会在国会中仅获13席,使联盟席位骤减,决定邀请陈修信一人入阁,内定为内政部长,并再保留一部长席予马华公会。

傍晚,反对党再度游行庆祝选举结果,民众情绪再次升高。随后,雪兰莪州州务大臣拿督哈仑 Datuk Harun宣布巫统将于13日晚上7点半,展开庆祝巫统选举胜利游行。

5月13日,马华公会发表声明,表示大选结果已反映出华人拒绝马华公会代表华人参与内阁,因此决定退出内阁。副首相敦拉萨随后称:「我很钦佩马华公会领袖们的勇气及原则。但是由于华人的未能支持,使内阁没有华人参与。政府将继续执政,马华公会将继续在国会及州议会中与政府合作。」

6:00pm,一群马来青年由Gombak 出发,前往拿督哈仑住处集合参加游行,他们手持武器,一路高喊叫嚣。在文良港 Setapak地区与华、印族人发生冲突,有马来人被殴打,也有华人受伤。

消息火速传到已经聚结在拿督哈伦官邸前面,传话的人夸张的告诉在场的马来群众,说马来人受到攻击了,已经死了很多人。这些错误的消息传到为数约5千人的马来人耳朵里。一些激进的马来人立刻被激怒,人人手拿巴冷刀和各种攻击性武器,准备要屠杀华人。

刚好有一辆Land Rover吉普车经过哈伦官邸,车尾插着劳工党的牛头旗帜,车上有两名印籍人士高喊《马来人回去甘榜》的口号,立刻被群情汹涌的马来人截停围困。车上两人被拉下车砍杀,头颅也被砍断,吉普车被纵火燃烧!大批马来暴民蜂拥到秋杰路,安邦路,半山芭和中南区,见到华人就殴打砍杀。

他们还将中南区的联邦戏院和京华戏院,还有半山芭的京华戏院,大华戏院围困,等待戏院散场(当时绝大多数的观众是华人);戏院门一开,不知就里的华人步出戏院,迎接他们的就是各种杀人武器!

许多华人无法走避,当场被砍杀,一些连头颅也被砍断,马来暴民将头颅高高举起示众;戏院内外,血流成河。这时候,整条峇都律(现在成为东姑阿都拉曼路)和半山芭Jalan Pudu一片混乱,华人纷纷避难,街道充满马来暴徒,犹如陷入无政府状态。

当时,峇都律和半山芭惨剧发生不久,华人纠集的茨厂街和苏丹街很快收到消息,华裔商店纷纷关门,华裔私会党各个帮派立刻结合组成保卫队,一些也以同样手法包围苏丹街的柏屏戏院,打开戏院门,将正在里面看戏的一些马来人推出来殴打。大批镇暴队和警方人员,还有军队被命令驻守峇都律,到处捕捉骚乱的暴民,遇到抵抗就开枪射杀。

7:20pm,敦拉萨以内政部长身份宣布首都及雪兰莪地区进入24小时戒严状态。在首都地区,Kampung Bharu 、Ipoh Road 、Batu Road 、Cambell Road、Chow Kit Road 等均发生骚乱事件。

8:00pm,正副首相,在警察总部与陆军及警察首长会商后,敦拉萨调派2000名军人及3600名警察进驱首都维持秩序。随后,霹雳、森美兰及柔佛相继戒严。

10:40pm ,首相东姑向全国作电视广播,指称此次事件为反对党的过失,并呼吁人民与政府紧密合作,政府将负起责任以维持安宁。如需要,他将咨请元首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接着,敦拉萨邀请马华公会正副会长陈修信及许启模,发动成立友好委员会,分赴各出事地区去安抚劝解。此时官方公布,已有25人,绝大多数为华裔,已经确认死亡。

然而,当时的民间估计,被砍杀的华人数目已经超过300人!整个吉隆坡陷入了无政府状态,暴徒到处肆虐,见到华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一律砍杀。而进入市区的军人,同样没有节制的对着非土著开枪。

当年负起保卫华人生命财产安全的,则是民间的华人私会党,还有联邦后备镇暴队,俗称《红头兵》。据说,这是因为当年的Federal Reserve Unit里面有很多华人,他们为了保护华人免遭屠杀,不止一次与军人正面冲突。而当年的警察部队则相当中立。

未完,请看明晚的第三章:红头兵与私会党联手保护华人,敦拉萨成立国家行动委员会架空东姑权力

(文:张丹枫 2013年)

《一九六九五一三,被遗忘的真相》第二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